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99章 一场混战(三更)
    顾玖招手,示意御哥儿坐下说话。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见了陛下?”

    御哥儿点头,“娘亲早就预料?#21073;俊?br />
    顾玖说道:“宫里来人,拿走了你近几年写的所有文章,我就知道常恩没瞒住,陛下必定会召见你。”

    御哥儿笑了起来,笑容像个小孩子,格外单纯。

    “娘亲可否猜猜,?#39318;?#29238;让儿子做什么?”

    顾玖挑眉一笑,臭小子,显摆起来了。

    她配合着演出,“自然是考教你的文章。”

    “果?#30343;?#20040;都瞒不过娘亲。?#39318;?#29238;让我写中宗皇帝的功与过,一开始?#19968;?#26377;些担心。后来?#39318;?#29238;说,尽管写,恕我无罪,我便直抒胸臆,尽情挥毫。”

    顾玖捂头。

    傻小子!

    她问道:“说来听听你都写了什么。”

    御哥儿笑着说道:“儿子是这样写的……”

    御哥儿直接将他的文章背了下来。

    不得不说,御哥儿记忆力很好。

    写过的文章,几乎是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

    顾玖?#25945;?#33080;色越发凝重。

    等御哥儿背完了文章,她便问道:“陛下有说什么吗?”

    御哥儿说道:“?#39318;?#29238;就看了个开头,然后就把儿子打发走了。还提醒儿子,出了宫门,权当今日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顾玖深思片刻,“最近低调点,一切如常,别出头。先看看风声再说。”

    “哦!”御哥儿欲言又止。

    顾?#21015;?#20102;起来,“想说什么就说吧。在娘亲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御哥儿说起自己的想法,“娘亲,儿子不想继续在宫里读书。夫子讲的内容,儿子早就学过,三元公讲得更为深刻全面。儿子认为,继续进宫读书,是在浪费时间。”

    顾玖问道:“还有别的原因吗?”

    御哥儿斟酌了一下,又说道:“整日同一群捣蛋鬼坐在一起读书,很麻?#22330;!?br />
    “其他?#39318;?#30343;孙不读书吗?”

    “读的。只是读得马虎!”

    顾玖又问道:“?#39318;?#30343;孙里面,有谁特别笨吗?”

    御哥儿想了想,摇头说道:“没有谁特别笨。其实大家都很聪明,只是他们的心思不在读书上面。”

    也是。

    生在皇家,就没有一个笨蛋。

    笨蛋活不大的。

    “你想认真读书,却又受到干扰,加之夫子讲的内容过于老套,所?#38405;?#19981;想去宫里读书?”

    “请娘亲准许。”

    “确定吗?你走了,衡哥儿就没人作伴。”

    “?#19968;?#35753;征大哥护着衡哥儿。”

    “很好!我同意你不去宫里读书,继续回山河书院求学。但是,你是男子汉,这件事情你得自己出面解决。能?#26032;穡俊?br />
    御哥儿重重点头,“儿子没问题。儿子会亲自求见?#39318;?#29238;,?#39318;?#27597;,还有夫子。会对他们说明我的决定,希望他们能支持我。”

    顾?#21015;?#20102;起来。

    “去写功课吧。”

    御哥儿愉快的跑走了。

    在外面,御哥儿像个成年人一样思考做事。

    只有在家里,他才会露出少年特有青春躁动。

    时而伤春悲秋,时而兴奋激动。

    还会写一写酸诗,酸文章,抒发一下青春躁动。

    有时候也会露出中二少年的一面,总是想一出是一出。

    当然,这一切都仅限于在家?#23567;?br />
    ……

    风过无痕!

    无人继续追问佚名的身份。

    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一伸手,堵住了所有?#35828;?#22068;巴。

    佚名是大神人物。

    他是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给这个时代的人,打开了一?#21364;啊?br />
    思想的窗!

    学子们在《大周生活秀》上写文章,讨论意识形态。

    双方针锋相对,没有丝毫退让的迹象。

    用文字打仗,文人最爱。

    很快《国子监报》,《山河书院报》?#36861;?#21152;入了这场文字大仗。

    什么道家,佛家,杂家,兵家……一个个看热闹还嫌不够,?#36861;走?#34966;子下场参战。

    一场意识形态的争论,不出意外,变成了一场各大学派的混战。

    儒家一派如临大?#23567;?br />
    这是要造儒家的反吗?

    很快,这场争论?#29992;?#38388;蔓延到官场,从京城蔓延到地方。

    儒家一家独大的现状,第一次受到了挑战。

    虽然这次挑战,只是小小的试探一番,却足以让儒家代表人物,各位成名已久的大儒亲自下场撕逼。

    嫌弃《大周生活秀》版面有限,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观点。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光是京城,?#25237;?#20102;近十份报刊,专门?#32654;?#25749;逼。

    大佬们,用自己的钱,或是儒家一脉集资,成立报社,发行报刊。

    学着《大周生活秀》?#25945;?#19968;期,天天在报纸上对各家各派,挫骨扬灰的辱骂,揭老?#20303;?br />
    道家,兵家,杂家,法家等等学派不答应了。

    我们虽然人少,但绝不会打不还手。

    揭老底,谁不会。

    你们儒家的老底,更是臭不可闻。

    一场争论,摇身变为扒皮祖宗十八代的底细,各种不为人知的黑历史,?#36824;?#24067;在报纸上,供世人阅览。

    市井小民可不管你家,我家,大家?#36824;?#30475;热闹。

    只是才过一两个月,儒家新办的报?#21073;?#23601;陷入了颓势。

    ?#21051;?#38500;了骂骂骂,揭老底,就没别的内容。而且?#20040;?#26214;涩难懂,谁乐意看啊!

    销?#30475;?#26368;初的两三万份,直接大跳水,一个月后就变成了两三千份。

    唯有?#20048;一?#22312;支持。

    市井小民早已经将这些新?#32431;?#30340;报纸抛弃。

    反观《大周生活秀》,销量一直保持平稳,偶尔还有小幅增加。

    《大周生活秀?#21453;?#26368;初的六个版面,扩大为现在的十二个版面,内容丰富多样。

    不光有文坛学派骂战,还有市井生活报道。

    比如某某坊被小偷光顾,某某坊要拆迁了,谁家被戴绿帽子等等新鲜八卦……

    传奇小说,也有固定的版面。满足了?#19981;?#30475;小说的读者。

    还有各种肉菜粮食价格,甚至还有外地发生的新鲜事,西北的战事……

    多种多样,有料的内容,才是一份报纸长盛不衰的根本。

    没人乐意天天看毫无新意的骂战,简直是浪费时间。

    儒家一?#20260;乐遙?#27668;得半死。

    ?#21834;?#22823;周生活秀》的立场很有问题。”

    “不如到报业司举报。”

    “没有用。生活秀并没有写犯忌讳的内容,报业司不会干涉。”

    “不如我们也学《大周生活秀》,多报道一点市井新闻。”

    “荒唐!岂能与生活秀这样的俗物同流合污。”

    呵呵!

    你倒是不同流合污,那你倒是出钱办报啊!

    真当办报不要钱吗?

    一直在亏钱,照着这么下去,除非大佬真爱,肯出钱一直养着报刊。否则报刊迟早会破产倒闭。

    众人争论不休,也没争论出一个结果。

    骂战进行到这个地?#21073;?#22987;终没有分出胜负,谁也说服不了谁。

    很多人都感觉到了疲惫。

    除了个别积极分子,依旧亢奋外,大部分人已经丧失了最初的激情。

    骂战变得温?#25512;?#26469;。

    与此同时,数份才?#32431;?#20004;个来月的报纸宣布停刊。

    就像是一场闹剧。

    到最后都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

    这些?#36861;?#25200;?#21734;阅?#27665;而言,没有丝毫的影响。

    难民营?#21051;?#37117;在扩建,越来越多的难民涌入京城。

    其?#25285;?#24456;多难民并?#20146;?#25237;无路。

    他们可以投靠亲友,或是另谋出路。只是听说京城难民营有吃有喝有地方住,而且不?#20204;?#26397;廷一切都管了。

    难民们,不管穷的富的,全都跑到京城来。

    定睛一看,一边水泥房,嗯,很不错。朝廷有良心,

    什么?竟然要交房租?

    说好的免费呢?

    啊?

    竟然只有窝棚才免费,而?#19968;?#26159;配给制。按照人头,大人?#21051;?#25165;半斤糙粮。

    特么的,这条件也太苦了吧。

    难民营工作人员立即翻了个白眼,“嫌弃窝棚条件差,糙粮难吃,可以花钱租水泥房,到肉?#35828;?#20080;肉菜改善伙?#22330;?#20915;定了吗?左边还是右?#25784;?#21518;面还有那么多人排队,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有钱的难民咬咬牙,?#20843;?#27877;房。”

    “好?#24076;?#36825;边有人租房子,来个人接待一下。”

    “我来,我来!”

    曹大郎主动请缨。

    因为难民人数暴增,工作人员严重不足。

    加上少府替户部补齐了去年拖欠的钱粮,又拨了今年的预算。

    难民营工作小组有了钱粮,胆气足,开始招收人员。

    而且直接从去年来京的难民里面招人。

    曹大郎心眼灵活,又识的字,很顺利被聘用。

    他媳?#23601;?#26679;被录取,照顾妇女小孩。

    两口子,都在难民营工作小组当差,领着双份工钱,不用像过去那样打零工。

    曹大郎的媳妇,同曹大郎拿一样的工钱,顿时底气十足。

    以前是个受气小媳妇,如今甚?#31918;液推?#23110;曹许氏顶两句嘴,表达一下不满。

    换做以前,曹许氏早就打过去了。

    如今,曹许氏除了生闷气外,别无办法。

    就连曹老爷子也是闷不吭声。

    儿媳妇有本事赚工钱,加上奖金,说不定比曹大郎赚?#27809;?#22810;,俨然是家里第一赚钱小能手。

    无论如何,也要给儿媳妇一点体面。

    否则儿媳妇一怒之下,不肯拿钱出来开生活,就麻烦了。

    曹许氏当着儿媳妇的面,不敢瞎?#31080;啤?br />
    背过身,就开始吐槽儿媳妇各种不是。

    曹老爷子?#20204;?#28895;杆,说道:?#21543;?#35828;几句吧。别忘了,你身上穿的,?#21051;?#21507;的,都是大郎两口子挣回来的。”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唐山娱乐场所招鸭子 新疆25选7复试 欢乐斗地主官网版 vr三分彩官网 曾道人18码网址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宁夏11选5电子版 新浪彩票怎么兑奖 双色球17116三等奖金额 新利真人21点 32张扑克牌九有那些张 4887王中王鉄算盘四肖中特 广东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七乐彩选号器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