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翻天之美人计 > 第十四章 读书
    暴风骤雨后,马骋走到门口,叫躲到远处的侍卫送些温水进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侍卫们当然照做,对着他**了大半的身体没有?#39759;?#19981;适应,放下水赶紧撤。

    马骋一手端盆一手拿着毛巾,放在屋里桌上,毛巾浸了?#20154;?#25319;干,拿到床边,将乌珠脸上逃跑时沾染的灰土和泪痕擦拭干净,然后是脖子,胳膊,十分的细致耐心。乌珠一动不动,双目茫然的睁着,如果不是许久眨一次,几乎跟死人无异。

    马骋慢慢擦拭着,她的身上除了刚刚他弄出来的痕迹,还有很多擦伤,碰伤,脚上的血迹已经干涸。马骋碰到她的伤口,她也没有反应,好像这具身体已经没了主人。

    马骋此时的轻柔同先前的暴戾完全像两个人,他专注的近乎纯净的神情,就像面对一件稀世珍宝,轻?#20204;?#25918;,生怕磕碰到一点。

    “乌珠,”这个甜蜜的清洁工作结束,他声音很轻的说:“那些都忘掉吧,你只记得我就够了。”

    乌珠终于有?#35828;?#21453;应,浓密的睫毛动了动,开口道:“你杀了我吧。”

    马骋低了一下头,再抬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他一贯的冷硬。

    “想都别想。”轻飘飘一句斩断她的期寄。

    “你不杀我,我一定会?#19968;?#20250;杀你的!”她语气忽然急促起来,好像想起什么?#32431;?#30340;过往,神情破碎?#32456;?#29406;,像是?#28216;?#30528;小爪子攻击陌生人的幼犬。

    “好啊。”他的五根手指插在她散开的头发里,顺着发丝划过。散乱的头发?#34892;?#32416;缠在一起,阻挠了他的动作,他也没有不耐烦,而是?#36214;?#30340;给她解开。

    末了,他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一下:“睡吧,安分几天好好休息。脚上有伤,跑不快。”

    鹰绰好像睡着了,隔壁的贺?#35760;?#32763;身坐了起来,一个黑影停在窗外。

    贺?#35760;?#24819;了想,赤着脚走过去,来人亦识趣的将声音压的很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21834;?#35828;完抱拳行个礼,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里。

    刚坐下,却听隔壁重重一声?#20154;裕?#40560;绰带着鼻音抱怨:“大半夜的又不杀人放火,跑来跑去做什么,扰人清梦。”

    贺?#35760;?#22833;笑:“只许你放火,不许我偷盗,什么道理?”

    “你?#30423;?#20160;么?”鹰绰追问。

    “暗搓搓的才叫偷,大家都知道了就不算了。”

    “多读书果然有?#33579;?#25105;竟然无法?#24202;怠!?#40560;绰闷闷的,“别再闹出动静,我可真的要睡了。”

    “实在对不住打扰了,我尽力不动。”

    完全陌生的环境,?#21355;?#20877;是懒散也不?#32654;?#24202;。听到不远处人声逐渐密集,她也赶紧起床收拾好自己,穿上书?#21644;?#19968;的雪白制服,美滋滋开门混进人流。

    制服做的好看大家才乐意穿嘛,哪像现代社会,一个个土肥圆的运动服,又不是每天都有体育课。

    劲松院的?#24674;?#22905;记下了,一路挂着跟所有人打招呼似的微笑,朝着通往山上的台阶走过去。但很快,她发现所有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行,只有她是逆行的。

    一抬?#25918;?#21040;有好几个面带疑惑的眼神,先前还以为是因为不认识,仔细想想或许别有深意。

    她拦下从身边经过的一位弟子,问道:“师兄,怎么大家都朝那边走,那里是食堂吗?”

    ?#21834;?#36825;学子脸色迷茫了一会儿,看着她的脸,恍然大悟:“你是新来的吧,我们一早?#28909;?#20070;斋读书,半个时辰后才去饭堂用饭,然后再是去书斋听先生授课……”

    ?#26263;?#31561;,?#23478;?#35835;书吗?我是要去劲松院习武的。”

    “当然啊,”这弟子一脸的不解,好像问出这话的人是个白?#30504;?#25152;有的弟子都是要读书的,午后才是各分院修习的时间。我们是书院,最重要的当然是读书啊。”

    ?#21355;?#22914;遭雷击。

    上辈子就是个学渣,勉强混了个本科毕业,没想到这辈子还要被书本凌?#21834;?#36824;全是语文!

    这不行啊,孟宁没说清,她要?#25346;椋?br />
    她是识时务的,当下汇入人流,走向书院最早修建、格外古朴的一排屋舍。每一间屋子门口处都挂着个牌匾,?#19990;?#25995;、墨芳斋,?#21483;?#25995;,砚融斋。都是繁体字,?#21355;?#36830;蒙带猜认了个大概,脑袋已经大了。

    还?#33579;?#23391;宁远远看到他,热心的过来跟她解?#20572;骸?#19981;知你之前学识如何,不过想来……”他含笑没有说完,匪窝里能养出个识文断字的闺秀吗,答?#36214;远?#26131;见的很。“你跟着我旁听便可,先生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给你布置习题。但读书是大事,能学还是要学的。不然将来……”

    ?#21355;?#37325;重点头:“明白,我保证不添乱。”

    孟宁欣慰的点着头:“嗯,走吧。”

    半个时辰后,孟宁脸色在周围师弟的目光注视下忽红忽白,他拿着本书轻拍了下?#21355;?#30340;后脑勺,不管?#33579;?#21448;伸长腿踢她小腿,?#36291;?#26080;效,她均匀的呼吸声不大,不知怎么就在?#19990;?#35835;书声?#24515;?#20040;清晰的传出去好远。

    “师?#33579;?#24072;妹……”他?#21448;?#19978;撕下一条,团成个小纸团,捏在两指间弹出,恰中她额心。

    ?#21355;?#21691;的睁开眼睛,一声“偷袭”好险没喊出来。看清眼前?#38382;疲?#36824;有孟宁无奈的眼神。她点头哈腰的对孟宁笑笑,装模作样的捧起眼前的线装书,皱着?#21152;?#21147;的分辨。

    “拿反了。”

    ?#21355;?#29992;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向孟宁,却发现他满面愁容的摇着头,似乎有什么重任无形中压在了他的肩上。

    直到外面?#24178;?#38108;罗响,众多学子伸展着胳膊站起来,?#21483;?#36208;出书斋。

    孟宁看着?#21355;矗?#38543;手拿起本书:“这本读过吗?”

    ?#21355;?#33579;然摇头,这时代的书,当然是一本没读过啊。文字跟繁体差不多,勉强蒙出一些没?#20365;猓?#36830;贯诵读就不成了。

    孟宁深呼吸,想到她基础差,没想到是个白的不能再白的白丁。罢了,天泽书院没有启蒙书斋,看来只能他来劳神了。

    “你听着,现在没有旁人,我的话比?#29616;?#25509;。陛下十有**会认回你,你不想成为大陆数百年来第一个目不识丁的公主吧?”

    “我觉得先成为公主再认字不迟。”

    孟宁愕然,这是劫?#35828;?#36923;辑吗?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什么是足彩的混合过关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体彩舟山飞鱼直播 足彩4场进球彩历史奖金 贵州快三100期开奖结果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 广东36选7直播 彩票2圆网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英超曼城队新闻 搜狐彩票平台 总进球世界杯 广东36选7开奖号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心水高手论坛 明升国际娱乐城投注网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