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都市修真妖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帶我去見見那小子
    高昱再次沖著金無命磕頭:“金前輩,看在我們誠信悔過的份上,就饒我們高家一次吧!”

    金無命頭發散落,雙眼卻透著精光,整個人看起來跟一個精瘦的老頭差不多。?火然文???  w?w?w?.?ranwenA`com

    他從腰間拿出別著的葫蘆,仰頭灌下一口酒水,隨即輕輕搖頭:“在場所有高家人留下一條胳膊,方可離開。”

    “轟!”

    此話一出,所有高家人都炸鍋了。

    就憑你一句話,就想留下一只胳膊。

    簡直是欺人太甚。

    你之前殺了高亮,現在還想要高家人的胳膊,你當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嗎?

    高洪海這一次信誓旦旦前來,沒想到金無命會回來,本以為下跪就沒事了,這個金無命竟然還如此得理不饒人。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高洪海眼睛陡然間變得銳利了起來。

    他變手成爪,忽然間起身,朝著金無命的胸口就抓了過去。

    高洪海已然達到了洞虛境巔峰,距離下一個境界也不過是一層窗戶紙了,眼見就要突破了。

    這等修為,又加上是偷襲,就算是仙人又怎么能擋得住?

    卻沒想到,金無命根本就沒有想要躲的意思,依舊拿著葫蘆喝著酒。

    眼見自己的利爪就要抓進金無命的胸口的時候,高洪海嘴角不禁泛起一道嗜血的微笑。

    見高洪海突然出手,高昱登時嚇得瞪大了眼睛,可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了。

    說時遲那時快,高洪海的利爪直接抓在了金無命的胸口上。

    那破爛的衣衫甚至都被蕩起了一陣風一般飄動了兩下,一些原本已經破舊不堪的衣衫變得更加破舊。

    然而,讓高洪海萬萬沒想到的是。

    他以為自己修煉的多年的鐵爪功會輕易撕破金無命的胸口,將他的心臟給抓出來。

    可結果卻是,高洪海感覺自己仿佛抓在了一塊堅硬無比的鐵板上一般。

    只聽錚的一聲響。

    高洪海只感覺自己的手骨傳來了陣陣劇痛。

    再然后,就是咔嚓咔嚓的斷裂聲。

    高洪海慘叫一聲,整個人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震開了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好不容易掙扎著站了起來,高洪海卻發現自己的右臂已然廢了。

    “啊啊啊!”高洪海慘叫著,心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太強悍了。

    他完全沒想到金無命竟然如此強悍。

    難道,這就是仙人的本事嗎?

    所有高家人都目瞪口呆。

    他們大氣不敢喘一口。

    這種時候,他們哪里還不明白,仙人不可欺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人家不動手,就把他們家主給廢了,如果動手的話,他們高家又怎么可能還以存活在這個鴻蒙山?

    反觀金家眾人,已是激動地熱淚盈眶。

    尤其是柳如是,這段時間以來一直裝成是個女強人,甚至就連她夫君死了也沒掉一滴眼淚。

    她害怕自己的脆弱會影響金家人的氣勢。

    她害怕萬一自己垮了,整個金家就真的垮了。

    如今,金無命回來了。

    金家的老祖回來了。

    她終于不用再硬撐著了。

    “老祖宗,老祖宗……”千言萬語,柳如是已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顫巍巍跪倒在地,失聲痛哭了起來。

    金嬌娘跟金鳳娘也不能置信地盯著金無命。

    她們雖然知道金家有位老祖宗。

    而金家之所以成為天罡三十六家族之一,全是因為這個老祖宗。

    只不過,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位老祖宗。

    故此,他們不認識。

    她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這個修為驚天的老祖宗,竟然是這副模樣。

    而且,他回來的太及時了。

    看到柳如是跪下,金家姐妹也再也無法自持,全部跟著跪倒在地。

    金無命憐愛地看了柳如是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如是,辛苦你了。”

    沒有再過多言語,金無命渾身的氣勢滿滿散發出來。

    宛如奔騰的江水般浩浩蕩蕩,一點點壓向那些高家人。

    在這種氣勢下,高家人竟然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他們全部跪倒地上,一個個嚇得瑟瑟發抖,大氣不敢喘一口。

    金無命那宛如索命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我說的話難道你們當是放屁嗎?”

    “不敢不敢,金前輩,我們不敢,我們不敢!”

    高昱失聲叫著,猛得抬起手來,重重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左肩。

    可是,高昱沒敢大叫,只是悶哼一聲,左臂直接被卸了下來。

    其余高家人見此,紛紛抬起手廢了自己的一條胳膊。

    金無命冷哼一聲,冰冷地看著這些高家人,仿佛在看一群螻蟻一般:“滾!”

    高家人聞言,如蒙大赦,哪里還有半點兒拖沓?

    一個個連滾帶爬地跑了。

    只剩下目瞪口呆還沒回過味來的何家人。

    那些何家人沒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尤其是何蕓蕓,本來今天已經勝券在握了,這個金家老祖宗竟然突然回來了。

    這可如何是好?

    就連何越飛也一時間呆住,連動都不敢動彈了。

    剛才金無命的氣勢太強了,他們感覺自己恐怕連人家的半招都撐不過去。

    金無命目光忽然間落在了何蕓蕓的身上。

    何蕓蕓猛得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地想要低下頭去。

    金無命冷哼一聲:“何家人是吧?我金無命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回去商量一下,要么拿整個何家人的命來陪葬,要么把你們何家的家主交出來。我孫金萬尺既然死在了你們何家人的手里,這筆帳還是要算的。”

    “什么?”

    聽到金無命這話,何蕓蕓等人都是一愣。

    他們沒想到金無命竟然會放了他們。

    可是,仔細一想金無命的話,他們卻明白了。

    金無命這是想拿何家家主的命來換金萬尺的命吶。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以后何家恐怕就永遠抬不起頭來了。

    正所謂誅人誅心,沒想到這個老乞丐看起來不起眼,卻深諳此道。

    畢竟以后整個金家還要生活在鴻蒙山,就算是把整個何家都滅了,他們金家也得不到什么好處。

    可一旦將何家人全部變成了他們金家的狗,那金家在天罡三十六家族中的地位想不提升都難吶。

    何蕓蕓眉頭緊皺,一時間思緒萬千。

    金無命見何蕓蕓不吭聲,不由笑道:“女娃娃,要么滾,要么死!呵呵,機會擺在面前,你可以不選擇。”

    “走!”何蕓蕓知道,今天根本就沒有他商量的余地。

    與其真的死在這里,不如回去商量一下。

    也許還有其它對策呢?

    何蕓蕓轉身帶著眾何家人轉身離開。

    待眾人都走了之后,柳如是滿臉激動:“老祖宗……”

    可是,還沒開口說話,金無命將臉一沉,掃了金鳳娘一眼:“帶我去見見那個小子!”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