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绝世仙帝 > 第九百四十章 死亡之神!(两章合一)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ranwen w?w w?. r?a?n?w?e na `c?om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br />
    这个人悬浮在?#32617;校?#30446;光俯视着下方的秦恒,淡淡道:“蝼蚁,你想好要怎么死吗?”

    “大圣四重天的程度。”秦恒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轻笑道:“你就是黑石镇长所说的大祭司,你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

    “蝼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与本尊说话!”那大祭司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说:“你这样无礼的东西,放在两千年前应当被凌迟处死!”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地间的紫黑色光芒也在剧烈地震荡,由于天地万物都被侵染,给?#35828;?#24863;觉就像是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震动一般。

    这让众人无比的震惊,许多人都跪了下来,向天上的大祭司顶礼膜拜,就仿佛最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一般。

    顾萱萱轻轻拉扯秦恒的衣角,低声说:“这个是大祭司,据说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20405;蓿?#25104;为了一个部落的王,后来?#20102;?#22312;灵气复苏后才苏醒,在一个月前,他一个人就覆灭了一个北欧国家啊!”

    她在黑石镇的医院里工作,对于这位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不会一无所知,但了解也十分有限,只?#20405;?#36947;这位大祭司曾经?#20405;?#22269;人,但他的力量却并非来自于中国,似乎是在?#20405;?#33719;得的。

    毋庸置疑的,就是这位大祭司的实力,无比的恐怖,强大到了极点,根本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能够预知相提并论的!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br />
    这个人悬浮在?#32617;校?#30446;光俯视着下方的秦恒,淡淡道:“蝼蚁,你想好要怎么死吗?”

    “大圣四重天的程度。”秦恒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轻笑道:“你就是黑石镇长所说的大祭司,你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

    “蝼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与本尊说话!”那大祭司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说:“你这样无礼的东西,放在两千年前应当被凌迟处死!”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地间的紫黑色光芒也在剧烈地震荡,由于天地万物都被侵染,给?#35828;?#24863;觉就像是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震动一般。

    这让众人无比的震惊,许多人都跪了下来,向天上的大祭司顶礼膜拜,就仿佛最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一般。

    顾萱萱轻轻拉扯秦恒的衣角,低声说:“这个是大祭司,据说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20405;蓿?#25104;为了一个部落的王,后来?#20102;?#22312;灵气复苏后才苏醒,在一个月前,他一个人就覆灭了一个北欧国家啊!”

    她在黑石镇的医院里工作,对于这位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不会一无所知,但了解也十分有限,只?#20405;?#36947;这位大祭司曾经?#20405;?#22269;人,但他的力量却并非来自于中国,似乎是在?#20405;?#33719;得的。

    毋庸置疑的,就是这位大祭司的实力,无比的恐怖,强大到了极点,根本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能够预知相提并论的!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br />
    这个人悬浮在?#32617;校?#30446;光俯视着下方的秦恒,淡淡道:“蝼蚁,你想好要怎么死吗?”

    “大圣四重天的程度。”秦恒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轻笑道:“你就是黑石镇长所说的大祭司,你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

    “蝼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与本尊说话!”那大祭司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说:“你这样无礼的东西,放在两千年前应当被凌迟处死!”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地间的紫黑色光芒也在剧烈地震荡,由于天地万物都被侵染,给?#35828;?#24863;觉就像是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震动一般。

    这让众人无比的震惊,许多人都跪了下来,向天上的大祭司顶礼膜拜,就仿佛最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一般。

    顾萱萱轻轻拉扯秦恒的衣角,低声说:“这个是大祭司,据说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20405;蓿?#25104;为了一个部落的王,后来?#20102;?#22312;灵气复苏后才苏醒,在一个月前,他一个人就覆灭了一个北欧国家啊!”

    她在黑石镇的医院里工作,对于这位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不会一无所知,但了解也十分有限,只?#20405;?#36947;这位大祭司曾经?#20405;?#22269;人,但他的力量却并非来自于中国,似乎是在?#20405;?#33719;得的。

    毋庸置疑的,就是这位大祭司的实力,无比的恐怖,强大到了极点,根本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能够预知相提并论的!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br />
    这个人悬浮在?#32617;校?#30446;光俯视着下方的秦恒,淡淡道:“蝼蚁,你想好要怎么死吗?”

    “大圣四重天的程度。”秦恒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轻笑道:“你就是黑石镇长所说的大祭司,你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

    “蝼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与本尊说话!”那大祭司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说:“你这样无礼的东西,放在两千年前应当被凌迟处死!”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地间的紫黑色光芒也在剧烈地震荡,由于天地万物都被侵染,给?#35828;?#24863;觉就像是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震动一般。

    这让众人无比的震惊,许多人都跪了下来,向天上的大祭司顶礼膜拜,就仿佛最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一般。

    顾萱萱轻轻拉扯秦恒的衣角,低声说:“这个是大祭司,据说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20405;蓿?#25104;为了一个部落的王,后来?#20102;?#22312;灵气复苏后才苏醒,在一个月前,他一个人就覆灭了一个北欧国家啊!”

    她在黑石镇的医院里工作,对于这位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不会一无所知,但了解也十分有限,只?#20405;?#36947;这位大祭司曾经?#20405;?#22269;人,但他的力量却并非来自于中国,似乎是在?#20405;?#33719;得的。

    毋庸置疑的,就是这位大祭司的实力,无比的恐怖,强大到了极点,根本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能够预知相提并论的!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br />
    这个人悬浮在?#32617;校?#30446;光俯视着下方的秦恒,淡淡道:“蝼蚁,你想好要怎么死吗?”

    “大圣四重天的程度。”秦恒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轻笑道:“你就是黑石镇长所说的大祭司,你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

    “蝼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与本尊说话!”那大祭司的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说:“你这样无礼的东西,放在两千年前应当被凌迟处死!”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地间的紫黑色光芒也在剧烈地震荡,由于天地万物都被侵染,给?#35828;?#24863;觉就像是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震动一般。

    这让众人无比的震惊,许多人都跪了下来,向天上的大祭司顶礼膜拜,就仿佛最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一般。

    顾萱萱轻轻拉扯秦恒的衣角,低声说:“这个是大祭司,据说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20405;蓿?#25104;为了一个部落的王,后来?#20102;?#22312;灵气复苏后才苏醒,在一个月前,他一个人就覆灭了一个北欧国家啊!”

    她在黑石镇的医院里工作,对于这位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不会一无所知,但了解也十分有限,只?#20405;?#36947;这位大祭司曾经?#20405;?#22269;人,但他的力量却并非来自于中国,似乎是在?#20405;?#33719;得的。

    毋庸置疑的,就是这位大祭司的实力,无比的恐怖,强大到了极点,根本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能够预知相提并论的!

    紫黑色的光芒差那之间就笼罩了整座黑石镇,将天空都彻底的遮蔽。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都被这紫黑色的光芒侵染了一般,万物都沾染了死亡和腐朽的气息。

    黑石镇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抬头向天上看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身形修长,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男子,他的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披着紫黑色的绸缎,?#24213;?#37329;色的腰带,还挂着诸多十分的繁复的饰品,头上带着金色的羽毛王冠。

    看起来像是某些原始部落的酋长。

    只是他的长相却是不像?#34892;裕?#20116;官十分柔和,更像是女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34892;浴?/div>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码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揭秘 重庆快乐十分无敌计划 网络分分彩平台骗局 查看足彩胜负彩结果 山东群英会历史开奖记录 搜狐彩票中心 浙江体彩 两码中特期期费公开 竞彩奖金计算机 辽宁11选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双色球红球有哪些号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北京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 江西多乐彩200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