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十七章:心魔大誓,噬灵秘法(求订阅,求打赏)
    目前,妖凰灵界有八位元婴境大修士,可以说仅仅只是他们全力动手一战产生的效果,都能令整个妖凰灵界大幅加速其毁灭进程。r?a?  ? nw?en? w?w?w?.?r?a?n?w?e?na `c?o?m?

    四?#33258;?#23156;境的修仙者,虽然是可以反复多次“执行毁灭”的人形?#35828;?#20294;哪怕是他们想要毁掉一个世界那也是极难极难的,甚至可以说正常情况下根本就做不到。

    如果将每一位高阶位的大修士比作是一个个公司的话,那么一个?#24187;?#19990;界就是一个国家,并且往往还是大国。

    公?#23621;?#22269;家之间,这两者双方的量级就截然不同,哪怕一个国家是亏损、亏损、再亏损,赤字、赤字、再赤字,但在国家单位真正崩溃之前,它代表的经济总?#24656;?#31350;是寻常公司难以企及的,并且一旦国家单位崩溃掉,产生的遗留资产足够任何一家公司饕餮饱食。

    错,更准确的形容是,任何一个国家单位的崩溃,残余的养分足够其尸骸上诞生数个“巨无霸”级数的公司。

    比如说朱鹏,他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获得地球文明的部分残骸,一?#35762;阶?#21040;今天。

    现在妖凰灵界已经虚弱到元婴境修士都可以加速其毁灭的地步了,这已经是某种濒临崩溃的临界。

    而?#38454;?#20110;妖凰灵界?#24187;?#30028;膜外的深渊恶魔,它们则期待着这个世界快快毁灭,好饱餐一顿满足痛苦已久的饥肠。

    视角返回?#38405;?#32701;、兽皮为饰的木屋之内,凶豺、朱鹏、银月、张解,水遥寻仙世界的五人与妖凰灵界的三大长老:长琴、苏恩、天权,磋?#22871;?#21512;作的方方面面具体细节。

    在这个时候,妖凰灵界的三大长老终于表现出令人感到放心的认真,锱铢必较,寸步不让,一切以保障大长老苏恩可以飞升为第一要务。

    因为妖凰灵界要远远比寻仙世界小得多,因此苏恩飞升得压力也小得多,如果厉若海面对的是他眼下这种局势的话,早一百多年前恐怕就已经破劫飞升。

    然而寻仙世界太大了,因此与灵仙世界的两界压力差就大,灵压也就太强了,灵压强就导致五阶化神雷劫也必然奇强。

    修到厉若海?#21069;?#22320;步,半步脚已经踏在五阶化神境界,但也相当于半只脚踩踏在悬崖上面,他向下眺望一下那深渊巨谷,发现深渊幽深黑暗,而自己实在没有一冲而过的把握。

    因此厉若海只能强压着自?#28023;?#23547;找妥当、稳妥之法门,哪怕这种做事方法并不符合其性情。

    妖凰灵界的大长老?#26680;?#24681;,他实力铁定是不如厉若海的,但作为半步五阶化神境界的修者,一身真灵血?#24120;?#20182;没有与厉若海相应的实力,也有厉若海五到八成左右的实力,而妖凰灵界与上界的灵压差,远远没有寻仙世界那么大,计算下来,只要阵法得当、法宝合适、运气再不太差,渡劫证道以飞升的几率还满大的。

    山壁木屋内,决定着一个?#24187;?#19990;界盛衰兴亡的飞升计划正在推衍商讨着。

    “?#39029;?#29748;以凰灵命誓,晋升灵仙?#24187;?#21518;,定礼待助我族飞升的诸位道友,若违此誓,凰灵毁弃。”

    “我苏恩以凰灵命誓,晋升灵仙?#24187;?#21518;,定礼待助我族飞升的诸位道友,若违此誓,凰灵毁弃。”

    “我天权以凰灵命誓,晋升灵仙?#24187;?#21518;,定礼待助我族飞升的诸位道友,若违此誓,凰灵毁弃。”

    凰灵命誓,对于以妖凰血统为根基的真灵一族来说,的确是没有比这更狠、更毒、更不可不遵守的誓约了。

    现在对方三人?#23478;?#32463;进行命誓,甚至有灵凰飞舞之气象升腾,明显不是作?#20445;?#37027;么寻仙世界这一边的五人,也必然要有所表示。

    “我凶豺以此生道途为誓,定全力助苏恩长老飞升灵仙世界,若违此誓,大道毁弃。”

    “我张解以此生道途为誓,定全力助苏恩长老飞升灵仙世界,若违此誓,大道毁弃。”

    “我银月以此生道途为誓,定全力助苏恩长老飞升灵仙世界,若违此誓,大道毁弃。”

    “我同我的道侣就不发心魔大誓了,但我可以保证,我同我道侣做出的贡献,绝不会低于凶豺、张解、银月三位道侣中的任何一人。”见对面的目光扫视过来,朱鹏上前半步这样言说道。

    “飞升大业,何等大事!你的保证……我们能?#24597;穡俊?#22934;凰族第三长老天权同长琴、苏恩一般,都是包布裹头,寻仙世界边疆少数民族打扮的枯瘦老者。

    他一直以来都是闭着眼睛一语不发,但此时此刻天权睁开眼睛,目光当中却射出恍若?#36164;?#19968;般的恐怖目光,隐现红芒,其中恍若尸山血海充斥着。

    不立心魔大誓,我族生死攸关之事,你拿什么作保?

    妖凰族这三位大长老,苏恩为四阶巅峰境界,深不可测,令人琢磨不透。

    长琴慈和?#36393;螅?#19982;事无争,但朱鹏总觉得对方的心中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一直没开口,此时才开始说话的天权,则是一身的兵凶气焰,颇?#34892;?#20851;公不睁眼,睁眼要?#27604;说?#23041;势。

    只是在朱鹏面前他实在达不到关公的威势,顶多也就一个关胜。

    朱鹏一身能力移除到底,仅仅?#30343;?#19979;一身基础武功,扔到三国时代那也是绝对武力可以冲到前十甚至前五的狠角色,最可怕的是这混蛋足够阴险,暗器、毒弓那是丝毫不会有忌讳的,这样计算的话这家伙的?#23548;收?#26007;力可以排到前三,并且智力还不低,综合性价?#29123;?#39640;。

    “六极,我们当然信得过你,但这毕竟是关系到妖凰一族命运气数之事,你立下心魔大誓又不会有任何影响妨碍。”银月自持是长辈,她与法灭是同辈人,因此这样言道。

    此时此刻,银月已经在遵守自己的心魔大誓“全力助苏恩飞升”了。

    但也因此,朱鹏理都不理她,全当没听见,片刻之后银月真君的脸上阵阵青白,却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小辈这样丝毫得不留情面。

    而朱鹏,他始终都感觉眼前的妖凰族三大长老有问题,无论是那深不可测的苏恩,或者是?#35748;?#24471;一塌糊涂的长琴,亦或者是全身炸毛一般的天权。

    “诸位若是敢用我就用,?#19968;?#26159;那句话,做出的助力不会?#39134;?#20110;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诸位若是不敢用我,这凰灵天丹我不要了,我和水遥这就离开。”说着,朱鹏翻手之间取出暖玉一般的凰灵天丹,放在妖凰族三大长老面前处,然后他一拉身旁水遥就要离去,却被凶豺横手挡住了。

    “六极在幽州,有十全道痴之誉,天时、阵法、炼器、丹药,有六极助力,苏恩长老渡劫飞升的把握可谓?#31350;?#25552;高三层,他和水遥毕竟不想去灵仙世界,这心魔大誓不立也罢。六极在幽州域时,就言出必践,我和张解都同他合作过数次了,我二人皆可为其作保。”凶豺这样言说,一旁的张解做出肯定与附和之姿态。

    天权似乎还有所不满,但却?#20976;?#24681;按了一下肩膀,其气息被镇压下来。

    “?#28909;?#22914;此,那两位道友这心魔大誓不发也罢,但接下来,还请两位道友倾尽全力,助老夫渡劫飞升。”

    “自然如此。”

    “尽力而为。”

    对方?#28909;?#24050;经退步了,朱鹏与水遥也自然应下。

    凰灵天丹一颗已经在朱鹏手上,另一颗则在天权手里,会在大事完成后,交给水遥。

    “六极,你与青鳞不是不打算飞升灵仙界吗?那这妖凰灵界很快就会飞出寻仙世界范围吧,你和青鳞怎么返回?”

    “我估算过了,苏恩长老的功力修为是早就足够的,在服用凰灵天丹后立时就会突破到化神境界,而我们布置完渡劫准备大概要一年半时间,妖凰灵界会在寻仙世界范围内飞掠近八个月时间,我们布置完成,它刚刚脱离寻仙世界半年多一点,?#20197;?#23547;仙世界的两处节点都布置过简易的一次性传送阵,为苏恩长老布置渡劫法阵的间隙,在这边布置一个一次性传送阵,足?#35805;?#25105;和水遥送回寻仙世界的。”朱鹏此话一出口,凶豺、张解、银月三人都想起对方之前给自己的玉符,但传送阵的事六极之前根本就提都没提……三人闻言之后在心中都是暗骂:老阴比啊,事事留着一?#21482;?#38450;着所有人。

    朱鹏并不介意凶豺、张解、银月三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三人此事过后,定然就与自己再无相见之日了,当然根本不用介意三人是怎么想的。

    此时此刻令朱鹏集中全部精神的,就仅仅只有妖凰族那三名各有隐秘的长老。

    ……………………

    界域,妖凰灵界。

    已经答应下来的事,终究还是要全力去做的,很快妖凰族的大长老苏恩、二长老长琴、三长老天权就知道凶豺为什么要全力留住六极了,这个家伙也是在遵守“全力助苏恩飞升”的誓约。

    这个六极,真的在阵法、炼器、丹药方面都有着非常卓越的才能,最恐怖之处在于他能够将这些才能统筹起来,产生一加一加一等于九的效果。

    在阵法方面,朱鹏?#30830;?#37197;任务令每个?#22235;?#32599;盘测定妖凰界的地脉走向,借地势而布阵法,在炼器方面,要求妖凰族长老开始炼制渡劫法宝,渡劫灵丹。当然,材料是由银月、张解、凶豺他们出大头,只有在他们实在没有时,朱鹏与水遥才会打开腰囊找一?#36965;?#30053;作补贴。

    ?#20843;?#24681;长老,为最大程度的提高渡劫成功率,我需要充?#33267;?#35299;您的修为,术法乃至于真灵……要不你我过一下手,让我切实的感受一下?”

    “哈哈哈,六极道友说笑了,我已经很老很老了,现在每一场战斗都会令我非常疲惫,几年几十年都修养不回来,因此还是您开出一张单表,我来选择我觉得合适的渡劫法宝与渡劫丹药吧。”听闻此言后,朱鹏注视着苏恩,有一个念头隐隐在心中升起,他好像马上就要想通什么,然而苏恩回视着朱鹏,他的双眼当中隐隐有幽暗的光辉变化,接着朱鹏心?#24515;?#21363;将浮起的念头就被屏蔽掉了。

    自身对于危险的敏锐,六阶生命体的本能,都令朱鹏似乎马上就应该想通事情的真相,但被那混沌的感觉一扫,这一切的一切?#30452;?#35206;盖压制下去了。

    ?#21834;?#22909;吧,您说的的确也有道理,我为您开一张单子,您自己来选择自己想要使用的渡劫法宝与渡劫丹药。”点点头,然后朱鹏转身飞离了。

    在飞遁远去的过程中,朱鹏以手掌揉着额头,他觉得自?#26680;?#20046;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这些重要的事情自己以后一定会回想起来,但那个时候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在我的混沌光?#22952;?#32617;下,反应都这样快,修真文明还真的是容易诞生怪物啊。)

    (……支撑吧。我们已经非常接近成功了,只要再坚持过这两年,我将成为化神,踏足长生道境,你也将摆脱深渊,?#27627;?#28145;渊魔魂与下?#24187;?#30340;锁?#30784;#┝成?#38590;看的妖凰族大长老苏恩,略显虚弱地向后仰躺于木椅上,那?#24043;?#21457;出“嘎吱嘎吱”不堪重负得声响,就如同处于毁灭最边缘的妖凰灵界。

    ?#26263;?#21451;请留步。”在朱鹏身化遁光远去之时,有一名双翼朱红的美丽女修突然飞过来,高呼?#20982;?#26417;鹏。

    “何事?”目光一扫,对方仅仅只有筑基境修为,但朱鹏却是认识的,正是妖凰族第二长老长琴的随身侍女。

    “六极真君,我家老祖有请。”

    (长琴老祖,她私下约我所为何事?)

    “?#28909;?#22914;此,带路吧。”这段时间,朱鹏把除苏恩以外的其余几人都调派的不轻,妖凰界的高阶修士可以说是全负荷的筹备着渡劫事宜,也因此,在百忙当中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的长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想见自?#28023;?#23588;其不亲身前来,而是以派遣身边人中途拦截,这种堪称鬼鬼祟祟的方式。

    那是一片红石山谷当中,山势嶙峋,碎石铺盖。

    衰老的妖凰族长琴老祖,在一名族?#35828;?#26381;侍下坐在一木椅上,山谷中,这位老人银发而苍颜,似乎极为的疲倦。

    一道金红色的遁光,陡然间疾速遁至,落于其面前。

    当朱鹏走出遁光,松开手时,那名与他一同的红翼女修捂着嘴,勉强控制着自己跑到远处呕吐,虽?#24187;皇?#20160;么伤,但一名筑基修士承受四?#33258;?#23156;境修士的遁光时速,无论身心都?#34892;?#21463;不了。

    ?#38712;?#20040;,小颜哪里慢待道友了?”

    “那倒不是,只是她?#20982;?#25105;那一句,在我家乡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谅她不知,小惩大诫而已。”

    “哈哈,道友好心胸。敢对老祖不敬,不论知与不知,的确都应该受些罪。不过小颜颇为清丽,身具内媚,道友若是?#19981;叮?#19981;如收入?#24656;?#20570;一侍妾、炉鼎,?#25214;?#32602;之。”长琴睁开双眼,她很认真地这样言说一句。

    “那倒不必了,在下已经有道侣、侍妾三人,已经是?#25214;?#28040;磨,难以承受了。”朱鹏开口婉拒长琴的示好,长琴也似乎并不怎么介意。

    “不知老祖这次叫在下前来,所为何事?”

    ?#26263;?#20063;?#30343;?#20040;,只是想同六极真君做一笔交易,毕竟很多东西在?#25191;?#19978;界后就都不?#23548;?#20102;,莫不如现在换出去。”长琴的话令朱鹏一愣,因为为求苏恩渡劫成功,对于整个妖凰灵界目前所有的物资,朱鹏几乎都清点过一遍了,妖凰族的积累,凶豺、张解、银月三?#35828;?#20648;物袋,这些东西叠加起来不说达到目前整个妖凰灵界的八成价值,但四到六成价?#31561;?#26159;有的。

    此时此刻长琴还要换的话,就不可能再拿出之前妖凰族明面上的积累了,她能够拿出的,就必须是妖凰族压箱底的秘库传?#23567;?br />
    哪怕,长琴是妖凰族的第二长老,这些东西也绝不会多,她能够拿出来?#27426;?#35199;的,就绝对更少了。

    事实上,朱鹏的猜测并没有错,哪怕是作为一族坐二望一、数一数二的大人物,长琴能够拿出来的东西事实上也仅仅就只有五件:

    妖凰焚界章(残),那是一枚火焰晶石,其中记录着妖凰一脉最顶级的功法与远古时代妖凰焚界灭世影像,此为妖凰族至宝中的至宝,不仅仅是功法典籍而已,更是火之真意传?#23567;?br />
    妖凰,远古时代火属性神兽,它对于火焰的理解,绝?#38405;?#21387;当世绝大部分四?#33258;?#23156;境的火属性修士,因?#22235;?#24597;仅仅只是残篇,也是值得无数人?#20843;?#25250;夺之物。

    噬灵秘法,则是一卷兽皮卷轴,年代上看似乎并不久远,应该是近千年以来创立的新功法,但几乎能够同妖凰焚界章并列,可见其巨大价值。

    但,传承自远古的秘法通常而言是完善而强大的,修仙文明本来就是继承文明,而新创立的功法越是高阶强大,就往往越有致命的?#31508;?#20043;处。

    当然,一旦改良古功法或者承前启后,创造契合现今这个时代的新功法,收益也将是无比巨大的,万里军?#22124;?#19982;天涯镇海阁的创派师祖都是这一类。

    深红果?#24120;?#34429;然颜色不一样,但只看一眼,朱鹏就知道这就是补天之药的原材料变种,只是自己是以九黎鼎天罡之火炼出的青色果?#24120;?#32780;长琴他们击杀域外邪魔,用的是妖凰之火,不知道这会导致性?#22124;?#30340;怎样变化,还能不能用来炼制补天之药。

    此时此刻,那深红色的果冻被封印在一块透明的晶石当?#23567;?br />
    凰羽天裳,仿制灵宝,攻防一体、威能巨大,在妖凰族修士手中有着不?#39134;?#20110;真正灵宝的威力,?#19978;?#19978;一任主人过于强大,在其身死之后,凰羽天裳之上的禁制层层叠叠,始终无法抹除,虽是宝物,但却是一件废宝,朱鹏当然可以以五色神光扫灭其上禁制,但他又没有妖凰血?#24120;?#24223;这个劲似乎毫无必要。

    一颗域外邪魔头颅,利齿獠?#28291;?#20861;角?#30001;歟?#34429;然已经死亡太久太久,但其?#20852;?#20046;始终有魂魄不曾散去,仅仅只是注视,就会令人心中杀意滋长,修为太弱,则会被其蛊惑精神,彻底陷入无边疯狂。

    妖凰焚界章、噬灵秘法、深红果?#22330;?#20976;羽天裳,乃至于顶?#35835;?#22120;材料,域外邪魔头颅,这五件东西就是长琴能够拿出来交换的所有宝物了,每一件都堪称是好东西,但这里的每一件却又都不是可?#38405;?#28789;石换的。

    从寻仙世界飞升到灵仙世界,从妖凰灵界飞升到灵仙世界,绝大部分的财货通通?#23478;?#36140;值的,尤其是灵石,这玩意下界修士缺少,上界修士可一点都不?#20445;?#25454;说灵仙世界的凡人都可以使用大笔灵石交易买卖,这事如果放到寻仙世界,绝对会?#24515;心?#22899;泪的事情发生。

    寻仙世界,许多强大的散修家族、中小?#22949;?#38376;甚至不惜控制世俗王朝为自?#26680;?#38598;灵物,一车车搜集来的,绝大部分都是垃圾?#28216;錚?#21487;他们依然?#25191;?#19981;疲,可见修行资源已经?#36874;?#21040;什么程?#21462;?br />
    (长琴到底是什么意思?无论功法、灵物,寻仙世界有的灵仙世界基本上都有,寻仙世界没有的,灵仙世界也都有,她到底想跟?#19968;皇?#20040;……亦或者,她想告诉我什么?)注视着自己面前漂浮悬飞的五件宝物,朱鹏一时沉吟,思绪变化。

    ……………………

    “六极道友无需犹疑,?#20185;?#24182;不贪心,特异之功法可以,奇物异宝也行,只要六极道友觉得合适的东西,大可?#38405;?#20986;来让?#20185;?#30631;一瞧。”

    “若说晚辈身上有什么连在灵仙界也价值连城的东西,那恐怕就只有此物了。”一边说着,朱鹏一边取出一杯铜盏,里面盛装的,当然就是补天之药了。

    大幅修复身体,恢复伤势,增幅寿元,虽然号称延寿五百年事实上夸张了些,真实效果达到一半乃至于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但延寿类灵药全部都这样,因为延寿灵药的效果是按照最理想状态下计算的。

    什么叫最理想的状态?

    也就是服食丹药后,无思无念,无欲无求,断情绝爱,同时身体锻炼还要保持在一个平衡点上,不能再?#24515;?#24597;一丝一豪的损伤。这般的活死人,石头人状态,哪怕对于修者来说也是极难保持的,更遑论与人动手,一招全力出手,几乎能够感受到身体生命力的疯狂流逝,那种感觉绝谈不上美好。

    但,即便是这样,这补天之药,依然是宝物中的宝物,哪怕是在灵仙世界也价值连城。

    两次狩猎域外邪魔,元始魔门以宗门为单位,一共收获九杯补天之药,法灭、怒?#35748;?#32791;宗门贡献?#19968;?#21040;两杯,还剩下七杯,朱鹏手上原本有三杯,自己吞服一杯,还剩两杯。

    剩下的七杯补天之药,并不是在宗门库房内存放着,而是分到法灭、朱鹏、叶轻眉、白刹四人身上,因为这是刹那修复伤势、恢复法力的保命之物,当然,账记在宗门上,谁使用了,回?#38454;?#38376;后要报账,消耗宗门贡献乃至于消耗财物购买。

    宗门这七杯补天之药,朱鹏、叶轻眉、白刹各分到两杯,法灭真君自己只拿一杯,考虑的却是自己毕竟没有前三?#22235;?#20040;频繁的厮杀战斗。

    因此,朱鹏手上有四杯补天之药,可供使用。

    “我要以两杯补天之药,换妖凰焚界章与这颗晶石。”妖凰焚界章定然是长琴眼中最宝贵的,因为在妖凰族眼中,这份典籍除?#23548;?#24847;义外还有象征意义。

    相对来说,那颗以透明水晶封镇保存的深红色果?#24120;?#22312;长琴眼里就价值不大了,哪怕她明知道那是宝物,但这玩意是炼药主材,独食无益,以现在的妖凰灵界而言,真的是食之无味、弃之?#19978;В?#31354;有顶级的炼药主材,却根本就凑不齐其它辅料。

    更何况,没有百药门师婆婆的水准,也很难研究、发掘出此物的效用。

    但对于会返回寻仙世界的朱鹏来说就不同了,这么大一份原材料,够炼出三四十杯的补天之药了,或者再来一次补天大?#28291;?#25343;一杯补天之药换再划算没有了,这就是成品与原材料之间的价值区别。

    朱鹏只要将这块封镇晶石带回宗门,不单单是能填上两杯补天之药的账,更有大笔的宗门贡献可拿。

    所以说,长琴拿出的五件宝物中,这一件对朱鹏来说是最稳也性价比最高的。当然,这话不能明说的。

    “妖凰焚界章是我族核心传承典籍,我可借六极道友观览三个月……”

    “那还是算了,我现在哪有功夫静心闭关三个月,参悟此功法啊。”

    “若非是我族大难,这妖凰焚界章非是我族核心嫡传,几乎没有外人可已看上一眼。”话语说到这里时,哪怕长琴也?#34892;┿撑?#20102;,很明?#36816;?#30495;的将此功法看得极重要。

    “妖凰焚界章我顶多观摩领悟一些火法神通,我又不可能真的去转修它……这样吧,在我离去之前,此功法?#19968;?#32473;您,同时您再赐我一滴妖凰真血,否则此事作罢。”

    ?#21834;?#20320;大胆!”说这话的并不是长琴,而是跟随在长琴身边服侍的女修,刚刚那名呕吐完的侍女小颜也作怒目而视状。

    索要长琴的妖凰真血,这是?#30772;?#23545;方自损寿元,这样的要求当然会让长琴老祖身边亲近之人勃然大怒。

    “好了,你们两个先退下。”朱鹏并没有理会两名女修的护主心切,反而是长琴将自己的两名侍女挥退。

    “您逼出一滴妖凰真血,刚好吞服一杯补天之药,强化药效吸收。当然,我这也仅仅只是建议,您若是不同意,就当我没提。”

    “好了,六极道友说得也有道理,就按你说得办。现在,你继续选吧。”说完,再次闭上眼睛,这一刻连朱鹏都猜不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不过?#28909;?#20415;宜已经占到了,那自然要继续下去。

    (两杯补天之药,换到妖凰焚界章、补天之药深红色原材料、一滴妖凰真血,然后我该怎么换呢,继续用补天之药去换?)其实真要不管不?#35828;?#35805;,朱鹏还可以将自己的六极真魔功、九黎鼎炼制法门、绝品丹丹法、乃至于九黎蚩尤法体、宙光神通域种种法门输入玉简介内,进行?#27809;弧?br />
    这些功法哪怕放在灵仙世界都是价值极高的,甚至比在寻仙世界都价值更高许多。

    比如说绝品丹丹法,虽然其它人修炼就是一品丹丹法了,但灵仙世界的一品丹丹法,也不见得多,更是死死捏在大宗门大势力手?#23567;?br />
    问题是朱鹏虽然并不介意功法传播,但却并没?#34892;?#36259;把自己一生苦修的内容扒光告诉不知是敌是友的对方,最后朱鹏还是以自己在阵法、炼器、制药方面的心得,换到了凰羽天裳与域外邪魔之首。

    ?#32454;?#26469;讲,这两?#20107;?#21334;长琴都不亏,准确的说应该是大赚特赚了,妖凰焚界章朱鹏仅仅只是参阅,补天之药深红色原材料长琴乃至妖凰界都用不了,凰羽天裳上禁制重重,而域外邪魔之首则类似于补天之药原材料,是好东西,但这等上好炼材,也需要大量辅助炼材一同锻炼打磨,是无法单独炼成上品宝物的。

    用一堆于自?#20309;?#30410;的东西,换得两杯补天之药。朱鹏博览群书方才完成的阵道、器道、丹道?#22987;牽?#38271;琴的这笔私下交易可谓大赚特赚。

    然而在交易结束之后,朱鹏神情满足,而长琴则是苦笑着言说?#28291;骸?#36825;卷噬灵秘法,阁下就毫不心动?”话语在说到这里时,长琴停顿下来,她的目光深深注视朱鹏,而后言?#28291;骸?#22124;灵秘法,可谓是近千年来妖凰一族在功法领域上的最高成就,六极道友依然还是纯血人族,修炼这噬灵秘法后,你就可以找到一潜力无穷的真灵,在击杀之后,尽掠其精血,完成真灵转换。”

    在长琴幽幽得话语当中,带着一股幽深的魔意,内蕴无穷。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 新快3遗漏数据360 未成年中彩票 七乐彩走势图表图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遗漏数据 新疆时时彩体彩开奖 爱彩网官网 上海基诺132期出奖号 真人龙虎斗怎么玩 燕赵福利彩票20选5 老版死人 排球网怎么画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 竞彩足球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