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恐怖小說 > 馭房有術 > 第2984章 聽不到
    家里的馬桶都是這樣的聲響,元聚誠兩口子哪里還敢在家逗留,迅速的穿上衣服,二人也不洗漱,直接到車庫里取了車,開車離開。?燃文小說???? ?? ? w?ww.ranwena`com

    車子出了別墅區,元聚誠負責開車,元母坐在副駕駛。這個時候,元母的耳朵還是十分的難受,好在是聽不到強烈的聲音。

    元母壓著嗓子說道:“聚誠,咱們去哪家醫院。”

    然而,元聚誠并沒有絲毫反應,只管聚精會神的開車。元母認為,元聚誠應該是不想說話,以免震到她。既然丈夫這般,元母也不再多言,就是坐在副駕駛。

    離開別墅區一段時間,就進到市區。現在已經是早高峰,街上車水馬龍。

    平日里來到鬧市,都是熙熙攘攘,可是今天,元母卻沒有聽到半點吵鬧的聲音。

    過了一會,車子來到二院,在停車場停好車。關上車門的時候,說來也怪,平常再輕都是有聲音的,可是現在,元母發現,自己并沒有聽到關上車門的聲音。

    二院外面的街上,車來車往,不過此刻的她,感覺到院子里靜的駭人。

    元母走到車子的另一側,看向丈夫,說道:“聚誠,這里怎么這么安靜。”

    元聚誠看著她,過了片刻之后,只是嘴巴動了動。元母有些疑惑,說道:“你怎么光張嘴,也不說話的啊?”

    她哪里知道,眼下的元聚誠,其實跟她一樣,同樣聽不到任何聲音。之前元母說話,元聚誠也知道看到妻子的嘴在動,不知道說些什么。

    看到妻子的嘴又動了起來,元聚誠也納悶地說道:“你怎么光張嘴不說話,干什么呢?”

    元母看著丈夫只管張嘴,沒有聲音,不禁有點火大,在家里的時候,聲音那叫一個大,怎么出門之后,連個動靜也沒有了。

    她瞪向丈夫,氣鼓鼓地叫道:“你什么意思?說話啊!”

    元聚誠也看著妻子,見到妻子的嘴又在動,因為這次妻子說的話少,他能從妻子的嘴型上看出來,妻子說的是什么。

    元聚誠遲疑了一下,他四下里看了一眼,醫院停車場這邊也是有人的,可是自己真的是聽不到一點動靜。

    不過他終究是見識過不少風浪的人,元聚誠掏出手機,用微信給妻子發了一條消息,“我一直在說話,但是我只能看到你張嘴,聽不到你說話。”

    信息發過去之后,他看到妻子沒有什么反應,同樣自己也沒有聽到妻子電話的聲音。他干脆把手機拿給妻子過目。

    妻子看到之后,明顯怔了一下。

    元母隨即掏出自己的手機,果然看到有丈夫的信息。她把丈夫的手機還給丈夫,又用自己的手機編輯了一條微信,發了過去,“我也一直在說話,可是我聽不到你的聲音,只能看到你的嘴在動。”

    元聚誠同樣沒有聽到微信的聲音,他看著微信上出現的字,又看了看妻子,身子隨即就顫了顫。

    片刻之后,元聚誠才反應過來,再次用微信給妻子發送消息,“快進醫院,找醫生看看。”

    元母看了他的信息,立刻抓住丈夫的胳膊,兩個人一起,快速的朝醫院走去。

    無當道觀。

    今天一大早,張禹門下的弟子就在王杰、葉鳳凰、孟星兒他們的帶領下離開道觀,前往五里村。

    差不多是在上午十點的時候,張禹和元天茹從后山進到孫昭奕居住的院子。

    現在院子里,剩下的人已經不多,打眼看去,只能見到秦西云一個人坐在香樟樹下,再無其他。這倒也是,大冬天的,又是在山上,潘老爺子不可能像是夏天的時候,坐在院子里喝茶水。夏月嬋有孕在身,這么冷的天也不能到院子里溜達。

    大水牛和小狐貍倒是在院子里,它倆十分的抗凍,就是趴在歐陽艷艷的房外玩耍。

    元天茹看到一只牛和一只狐貍在一起玩的這么開心,難免有些好奇,少不得一直看著這兩個家伙。

    張禹還有事情要做,那就是解救李美臻。可他又不能讓元天茹在院子里看著,又不能讓元天茹離開這里,暴露蹤跡。琢磨了一下,張禹有了計較,他微笑著說道:“天茹,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估計你能在這個人的身上,學到不少東西。”

    “誰啊?”一聽這話,元天茹不禁好奇起來。

    “等你見到了,你就知道了。”張禹微微一笑,旋即朝潘重海的房間走去。

    元天茹疑惑的跟著張禹,進到潘老爺子的房間。

    潘老爺子一向是比較悠閑,房間的炕上,擺著一張圓桌,桌上是功夫茶。在老爺子的手上,只有一部手機,正在那里看手機呢。

    “老爺子。”一看到潘重海,張禹立刻打起招呼。

    “小禹,你過來了……”潘重海說著,把目光落到元天茹的身上,有點好奇地說道:“這位是……”

    “她叫元天茹,是我們無當集團的……”張禹當即笑呵呵地說道:“天茹,這位潘爺爺可不簡單……現在我先賣個關子,暫時先不介紹……你們兩個隨便聊著,我估摸著,一定會讓你受益匪淺……”

    元天茹見張禹又是這般神秘,微笑著朝潘老爺子說道:“潘爺爺您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好說、好說……”潘重海輕輕點頭。

    張禹讓元天茹坐下,這就要離開房間。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說道:“天茹,你把手機給關掉。”

    “關掉手機……這是做什么……”元天茹很是納悶地說道。

    “你先不要管了,按照我說的做就行。”張禹說道。

    “那好吧……”元天茹十分聽話的掏出手機,直接關機。

    雖然她不知道,張禹這番話是十分意思,但她清楚,只要張禹這么說,就一定有著原因。

    見她關了電話,張禹點了點頭,這才走出房間。

    張禹并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先走到昨天插著令旗的那個角落。一到地方,他就能夠看到,那里的陣法氣息,正是李美臻家里的雙子座星陣。張禹滿意的點了點頭,跟著徑直來到香樟樹下,秦西云就坐在那里,張禹用不大的聲音說道:“前輩,不知道那里的陣法,您看到了沒有……”

    秦西云輕輕點頭,說道:“你這手段,可著實厲害啊,竟然說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這個陣法,我已經觀察過了,看起來不露鋒芒,一旦昨天那個昏睡的人進到陣中,必然會掀起驚濤駭浪……”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