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火丹王 > 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 池中强者
    卢麟摇头道:“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卢家……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宫家已经将贲云城各处出口盯得严严实实,现在想要将厉薇,哦,不对,?#35831;?#29642;,花不给她送出城去,几乎是不可能的。?燃文小说   w w?w?.?r?a?n?w?e?n?`c?o?m?”

    “宫家看守的这么严么?”宋立微微的皱了皱眉。

    卢麟点头道:“事关毒巫圣殿,四大世家都会格外的重视。”

    宋立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倒是不怕什么,可问题是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连累到卢麟和卢家。

    突然,宋立目光一亮,道:“对了,之前你说你们家的锦池通往城外的渭水?”

    卢麟道:“对啊。”

    思虑了一下,卢麟连忙又道:“宋兄,不要打这个主意,虽然说锦池通往城外,可是常?#23435;?#27861;通过水道离开,那条水道连通数个世家大族,每个世家大族,为?#23435;?#25345;自家池水中的温度,都会将一些寒属性法宝放置在池水之中,这也使?#20040;?#22478;内通往城外的水道,看似没有结冰,但实则阴寒?#34183;取!?br />
    “我倒是觉得奇怪,像是你们卢家,维持锦池的低水温,是为了让木鲤能够在锦池当中存活,可其他世家……”宋立问道。

    卢麟回道:“宋兄有所不知,渭水当中有不少的水兽,维持自家池水为寒池水温,可以避免渭水当中的凶恶水兽进入自己池水中。”

    这么一说,宋立便明白了,道:“原来如此。无妨,那咱们就从锦池当中入水道出城吧。”

    “可……”卢麟还想提醒宋立。

    宋立摆摆手道:“无妨,寒池之水罢了,?#19968;?#26159;能够承受的?#35828;摹!?br />
    宋立说完,卢麟还想阻止,却听到龙紫嫣说道:“你放心吧,水道中的寒意奈何他不得的。”

    卢麟亦是想起来,宋立拥有那么强大的灵火,自然不惧水中的寒意了。

    “那也得?#29123;?#22825;吧,滕珊姑娘身上的伤恐怕……”卢麟沉吟道。

    宋立点头道:“那是自然,还?#20040;?#19978;几天,等她身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再走不迟。估计这两三天,不会有人来你卢家内搜查吧。”

    卢麟点头道:“几天时间而已,我能够应付的了。”

    …………

    三日之后,滕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为了以防万一,宋立打算尽快将滕珊送出城。

    与?#36865;?#26102;,宋立亦是打算去毒物圣殿。

    虽然滕珊自己说毒物圣殿的殿首对她多么多么的好,可宋立仍旧?#34892;?#19981;放心,只有亲眼去毒物圣殿看上一看,宋立才能够放心让滕珊留在毒巫圣殿。

    除此之外,宋立还想要却医师公会问个清楚。

    虽然说宋立也知道,医师公会作为一个辅助修炼公会,并没有炼丹师公会那么大的能量。

    像是通神教这样的邪恶组织,对医师公会而言,简直是一个庞然大物,医师公会自然不愿意得罪。

    不过,宋立还是?#20160;?#19979;心里头这口气。

    当初是他将滕珊弄进北洲医师公会?#21482;?#30340;,他本是好心,却让滕珊遭遇了这么多不测。

    宋立没打算将医师公会怎么着,可是上门用言语数落一番,这并不过?#32844;傘?br />
    而且,医师公会的总部就距离贲云城不远的圣手山城,宋立打算就近,带着滕珊好好出口闷气后,在送滕珊回到毒巫圣殿。

    一听说要去圣手山城,卢麟亦是面露好奇之色。

    “宋兄,去圣手山城我跟着你吧,别看贲云城距离圣手山城这么近,可作为炼丹师,我自己就会治病,所以从来就没有去过圣手山城,倒是十分好奇,圣手山城究竟什么样。”卢麟商量道。

    “我是去找圣手山城?#20063;?#21435;了,不是游玩去了,你跟着做什么?”宋立瞥了一眼卢麟,没好气道。

    卢麟笑道:“你去?#20063;紓?#25105;去找乐子,不冲突。”

    宋立思虑了一下,觉?#20040;?#30528;卢麟倒也没什么,点头道:“算了,你想去就自行出城。咱们约定好地点汇合就是了。”

    宋立有能力在水道当中用自身的帝火火元能量保护滕珊,却没有能力同时保护两个人。再者说了,卢麟出城,也根本用不着走水道。

    “那不如这样,我带他们三个从正常路径前往圣手山城,你和滕珊走水道出城。圣手山城并不远,咱们就在圣手山城汇合就是了。”

    宋立先?#24378;?#20102;一眼龙紫嫣,见龙紫嫣好似也没有什么意见,便答应道:“也好!估计你们会比我们俩快很多,到时候在圣手山城等我们两个就是了。”

    商量妥当后,卢麟便带着宋立和滕珊再次来到锦池。

    锦池的水面上,寒意仍旧飘散着。

    “宋兄,当真不会有事?”卢麟有点不放心道。

    宋立摇头,道:“放心吧。你们也尽快?#19979;罰?#21035;到时候让?#20197;?#22307;手山城等你们。”

    卢麟道:“你们入水后,我?#31361;?#21435;与龙师姐们一同前往圣手山城。”

    卢麟他们一行人,倒是没有什?#32431;?#20540;得担心的。

    宋立和滕珊对视了一眼,旋即散出一股看上去并不是非常强盛的红色气息来,但是身在宋立和滕珊不远处的卢麟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宋立看似随意?#22836;?#20986;的火元气息,其中的火元是多么的精纯旺盛。

    卢麟下意识的苦笑,的确,宋兄拥有?#21069;?#24378;盛的火元力,?#20540;?#27700;中寒意,根本不是问题,倒还真的没有什?#32431;?#20540;得担心的。

    见宋立和滕珊已经跃入了水中,卢麟便转身离开,与龙紫嫣?#28909;?#27719;合,然后一同前往圣手山城。

    宋立和滕珊入水之前,宋立便已经?#22836;?#20986;了帝火能量,将两个人?#21450;?#35065;了起来,所以无论是宋立还?#35831;?#29642;,都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意。

    倒?#35831;?#29642;,略显?#34892;?#25285;心,思虑了一下,问道:“宋兄,这样会耗费太多能量吧,其实用不着一直都抵抗着寒意,只需要在承受不住的时候?#22836;?#20986;热量缓解一下便可。”

    滕珊的性格已经大变,刚刚看到宋立的时候,?#34892;?#28608;动,恢复了原来的性格。可是经过了几天相处,滕珊已经?#21482;?#22797;到了她这两年的恬淡性子,自然不可能继续称呼宋立为宋立哥哥,转而也像卢麟和柳凤鸾、柳龙骧一样,称呼宋立为宋兄。

    宋立不以为意,随便滕珊怎么称呼。

    “无妨,这点热量,耗费并不大。”

    宋立并不?#24378;推?#35828;的是事实。宋立的帝火能量恢?#27492;俁燃?#24555;,如果正常与人交手,动用了帝火的能量,那宋立的确要恢复一段时间。可是类似于?#22836;?#20986;些许的热量,阻挡周围的寒意,所耗费的热量和火元力,都不如宋立帝火恢复的快。

    滕珊飘入卢家锦池的时候,她身上有伤处于半昏?#39318;?#24577;,所以根本不记得是怎么飘进来的。

    所以,宋立和滕珊潜入锦池之后,还需要?#32610;?#38182;池的入水口。

    锦池非常的深,可能得有千丈之深,宋立和滕珊向水下潜入了有一会了,浮力也越来越强,将宋立和滕珊向上推着。

    不过宋立和滕珊均是修炼者,这点力量还无法阻止的了两?#24605;?#32493;下沉。

    “真不知道卢家的一个观赏水池弄这么深做什么?”宋立撇嘴道。

    滕珊轻笑了一下,没有接?#21834;?br />
    就在这时候,宋立的面色突然一边,道:“?#34892;?#19981;对劲啊。”

    滕珊一怔,她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微微的蹙了蹙眉,看向宋立。

    ?#21543;?#22788;好像有动?#30149;!?#23435;立道。

    滕珊道:“这锦池当中有不少木鲤,有动静也是正常的。”

    宋立摇头道:“不,木鲤根本不可能下沉到池底,你看,咱们现在这个深度,周围已经没有木鲤了。”

    滕珊左右看了看,正如宋立所言,现在已经没有木鲤环绕在他们周围了。

    “那是什么!”滕珊亦是紧张起来。

    宋立眉?#26041;?#30385;着,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一道道一样的气息如同水波一般从下至上的传来,宋立无法探查出他所感受到的气息是属于什么层次的强者,这说明对方的实力要远处过他。

    “是人!”宋立答道。

    宋立无法探知自己所感受到的气息究竟是属于什么层次的强者,但是能够确定,这气息应该是属于?#35828;摹?br />
    “有人?”滕珊略?#36291;?#39559;。

    如此幽深的池水中,居然有人,换做是谁,?#19981;?#24778;到的。

    “你这姑娘,上次老夫救了你,让你浮上去,你倒是好,不知道感恩,反倒是又来打扰老夫。”

    池水地步,传荡出一个男?#35828;?#27985;厚的声音。

    宋立和滕珊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光是听声音,两人便能够感受到这?#35828;?#24378;大。

    宋立沉吟片刻,旋即拱了拱手,道:“晚辈路过,不知道惊扰了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不管对方是什么,反正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人,态度好点总是没错的。

    宋立的话音?#31456;洌?#19968;道人影从池水身处的黑暗当中窜入,速?#29123;?#24555;,让人觉得那好像不是人影,而是一条鱼。

    宋立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发现为时已晚,对方已经浮现在了他和滕珊的面前。

    对方是一名看上去最多也就五十岁,但给人感觉却是一个饱经沧桑的?#19968;鎩?br />
    对方先是打量了下滕珊,点?#35828;?#22836;,道:“恩,老夫没有看错,的确是那日的小姑娘。”

    随后,又开始打?#31185;?#20102;宋立来,稍微探查一番,叹道:“竟然不是我卢家后人,这真是奇?#33267;耍?#20004;个不是卢家的人,出现在我卢家的锦池之中,意欲何为。”

    宋立一听对方的话,怔了一下,从此人话中意思来推测,此人应该是卢家的族人啊。

    “前辈,我乃是卢麟的朋友,因为一些事情,需要从贲云城水道出城,这才入池从?#35828;?#32463;过。”宋立知道对方不好招惹,索性一五一十的答道。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