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何人看见妍瑶,都会喜欢妍瑶,不管是喜欢妍瑶的容貌也好,还是别的也罢,就算“清心宗”的众人,不也是喜欢妍瑶的容貌?#24656;?#20154;不知妍瑶的情况,就算知道了,或许还会想霸占着妍瑶的身体,但何人能为妍瑶去冒险?

    刘启可以,纵然只有一丝虚幻的可能,刘启依旧与东宫昕吟打的快要死掉,只为了不知是否存在的凤凰血液。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法术,是那般容易改造的?谁敢想了一夜,第二天就去放?#24656;?#20026;了不让人纠缠自己,如此妍瑶岂能不喜爱刘启?妍瑶不后悔,即使病发而亡,即使被师傅打死,妍瑶也不曾白活一世,有人如此?#28304;?#33258;己,妍瑶已经满足了。

    几人身影越走越远,刘启与妍瑶依旧在相互看着,刘启黝黑的脸庞也逐渐红了起来,如此师姐愿与自己,刘启还有何不愿意?忽然,妍瑶冷哼了一声,不管妍瑶如何想,此时却依旧需要保持着冰冷的外表,妍瑶不希望刘启被人唾弃,至于回到宗门能否瞒得住,让刘启轻松一刻,妍瑶就开心一刻。

    刘启听见妍瑶的哼声,立即耷拉着?#28304;?#24448;?#30333;?#21435;,红着脸道:“师姐,对…对不起。”“啪”的一声,刘启光顾着想妍瑶,一时间没注意到脚下的路,一下踩到一处小坑之中,刘启也摔倒在地。

    妍瑶一怔,红着脸看着脸贴在淤泥中的刘启,如此毫无表情的?#25104;希?#20063;忍受不住,终于笑了出来,可笑了一会儿,就停止下来,孟常?#28909;?#36208;了回来,看着刘启趴在地面上,不知道刘启又怎么了。

    孟常看着刘启如此,扶起刘启,道:“师弟,你是修真之人,走路都会摔倒,若要传出去,你还不得被人嘲笑一生。”

    刘启擦着满脸的淤泥,刘启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师兄,刚才我在想事情,没注意脚下,结果就摔倒了。”

    孟常摇了摇头,道:“无事就好,?#35828;?#36824;是小心一些好。”

    刘启看着孟常,道:“谢谢师兄,我知道了。”

    孟常随后嘱咐刘启,道:“接着往?#30333;?#21543;。”

    孟常说完以后,自己就再次往?#30333;?#21435;,刘启也站了起来,看着身上的淤泥也不在意,?#38712;?#26790;泽?#26412;?#27809;有停止过下雨,这点淤泥恐怕站在雨下,?#27426;?#26102;就会干净。

    妍瑶看了刘启一眼,随后又往?#30333;?#21435;,当路过刘启身边之时,妍瑶说道:“你最近的话,?#34892;?#22810;。”说完以后,看了刘启一眼,就率先走了出去。

    刘启一怔,看着妍瑶的背影?#34892;?#20986;神,刘启也感觉自己话多,可?#27426;?#19981;行,想说的时候不让说,不想说的时候却逼着自己说,不过妍瑶高兴就好,刘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在意,刘启喊了妍瑶一声,就追赶过去。

    ?#38712;?#26790;泽”之中,雨水长年不停,地面上的泥土稀松,?#38712;?#26790;泽”之中,少有山峰,纵然是有,也没?#23567;?#28165;涔山”那般高耸入云,?#35828;?#37117;是几十丈而已,如此还要看方向如何,刘启开始走的时候就看不见山峰。

    众人在此,必须要打探出?#24222;?#35895;的意图,九人在此?#27426;?#30340;改变着方向?#32610;摇?#22856;何,?#38712;?#26790;泽”本就广阔,众人不敢像十殿阎王那般,?#28909;?#39550;御仙剑在苍穹下飞行,届时,不是被妖?#23604;?#20987;,就是被图谋不轨之人发现,恐怕还需要一番苦斗。

    此时,众人在此都?#32610;?#20102;三天,三天内,虽然众人没有飞遁,但九人走的却是很快,九人只有吃饭之时才会休息,?#22303;?#22812;晚都不曾睡觉。道路泥泞不堪,周围还?#34892;?#22810;杂草,苍穹还倾洒着雨水,如此情况,可苦了妍瑶,?#25104;?#19981;知不觉间又苍白起来。

    刘启一直关注着妍瑶,如此变化刘启哪能不知?刘启喊道:“师兄,走了三天了,休息一会儿吧。”

    前面几人一怔,当看见妍瑶的?#25104;?#20043;时,就已经知道了,刚破身难免身体虚弱,几人显然是想歪了。孟常看着?#25104;?#33485;白的妍瑶,随后又看向远方的山峰,道:“前面好像有个山洞,进去以后休息一下,吃些东西也好。”

    刘启点了点头,也?#27426;?#35828;,带着妍瑶就往山洞之中走去,孟常在后面摇头叹息一会儿,也紧随过去。山洞之中,众人围坐在篝火前,刘启也与众人坐在一起,妍瑶离的众人较远,坐在远处,白狐大衣捂的严严实实的,怔怔出神的看着手中的“合?#35835;濉!?br />
    孟常看着几人,道:“虽在此?#32610;?#19977;天,也不知道他们跑到何地,如此长时间,万一他们已经捕获到计蒙了,又该如何?#20426;?br />
    马鹏看着孟常,道:“那我们又能如何?云蒙泽这么大,要如何?#32610;遥俊?br />
    鲍明杰无奈的说道:“接着找呗,不然幽冥村的百姓可就危险了,再来一次妖兽暴乱伤人,幽冥村可就要消失了。”

    祁宏咬了一口咬馒头,道:?#38712;?#19981;快些找,恐怕干粮?#23478;?#21507;完了。”

    甘小宝白了祁宏,道:“你少吃一点也没事,先想想如何去?#32610;?#21543;,万一计蒙跑出去,多少生灵得招到迫害。”

    孟常无奈的看着四人,道:“你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那你们到是想想如何办好?#20426;?br />
    四人无语,这么大的地方,要去?#32610;?#20960;个乱跑的人,如何找?四人眼巴巴的看着孟常,孟常无奈的看着四人,换个别的事情,孟常兴许有办法,孟常也看着四人,五人眼巴巴的相互看着。

    刘启一直耷拉着?#28304;?#27492;时看见众人已经不再说话,刘启无奈的看着五人问道:“师兄,没有办法就先休息吧,这么大的地方能找到就找,找不到了也怨不得我们。”

    孟常训斥着刘启,道:“说什么呢,如此大事,岂是你这般随意的?#20426;?br />
    刘启委屈的看着孟常,此时居然埋怨起自己了,他们没有办法,刘启也是安慰几人,哪知居然埋怨起自己来了,刘启委屈的说道:“那你们到是想办法阿?#20426;?br />
    孟常瞪了刘启一眼,随即看向了善,道:“了善师兄,你可曾想到办法?#20426;?br />
    了善与了静一直坐在篝火前念经,此时了善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孟常,道:“阿弥陀佛,贫僧也无办法。”

    刘启无奈的看着几人,拿着一个馒头走到妍瑶面前,妍瑶一怔,抬头平静的看着刘启,道:“谢谢。”

    刘启也不想再管几人,刘启坐在妍瑶身边,看着妍瑶掰着馒头往嘴中送去,刘启本就不想管这些事情,何况还是几个毫无办法的人,看着看着刘启就睡了过去。此时,其余之人依旧在大眼瞪小眼。

    一夜无话,众人想不出办法,也只好打坐恢复。天亮之时,众人再次去探察,苍穹依旧在倾洒着雨水,昏暗的苍穹让人压抑的很,九人依旧依旧在此?#32610;摇?#27492;时,?#22303;?#19968;直毫无表情的妍瑶,也出现一丝的不?#22836;場?br />
    不知走了多久,几人突然停了下来,只听,远处?#27426;?#30340;有嗡嗡声传出,远处漫天遍野黄色雾气向几人飞来,九人怔怔的看着远处,?#22303;?#22925;瑶都出现一丝动容。

    马鹏咽了咽口水,看着漫天遍野的黄色雾气,道:?#32610;?#26159;什么?这么多东西叫的这么响,不会是蜜蜂吧?#20426;?br />
    此时,了善的?#28304;?#19978;已经出现?#39038;?#26127;暗的苍穹,几人显得格外的显眼,刘启怔怔的看着黄色影子,看着了善二人,道:“不会还是那种蜜蜂吧?#20426;?br />
    孟常转头看向刘启,道:“什么蜜蜂?#20426;?br />
    几人进来?#38712;?#26790;泽”之中,一只妖兽也没有遇见过,此时突然听见刘启说,一时间?#34892;?#21453;映不过来,蜜蜂也不至于让了善、刘启如此害怕。

    刘启看着了善,道:“现在跑好像来不及了。”

    此时,漫天遍野蜜蜂已经到达众?#35828;?#38754;前,孟常也终于看见是何东西,一个个拳头大的蜜蜂,数以万计的蜜蜂,如此一看,孟常?#28909;四源?#19978;都流出?#39038;?#22934;兽并不可怕,但如此多的妖兽,就相当可怕了。

    昏暗的苍穹,雨声丝毫掩盖不住蜜蜂的嗡嗡声,刘启手中已经拿出了“玄芒神剑?#20445;?#21016;启挡在妍瑶的身前,盯着半空之中的蜜蜂,一时间额头上已经出现?#39038;?#22925;瑶依旧一身似雪的白衣,妍瑶站在刘启的身后,“天戮神剑”也拿在手中,妍瑶也是毫无表情的看着半空之?#23567;?br />
    了善退后几?#21073;?#25386;到刘启的身边,道:“师弟,你可?#34892;?#24515;?#20426;?br />
    刘启一怔,看着了善,道:“师兄,你傻了?如此多的蜜蜂,你问我?#20426;?br />
    难怪刘启如此,这里众人,都最低的都是第七层,妍瑶、孟常、了善?#23478;?#32463;到达第八层,了善居然在此问刘启,难怪刘启会如此吃惊,还问了善?#24471;?#20667;。

    了善一脸坚定的说道:“阿弥陀佛,师弟你莫非忘了,你的九天仙器可以让妖兽昏迷,你的法术威力又如此大,师弟,你的法术可放几次?#20426;?br />
    毒蜂依旧在半空之中看着几人,刘启怔怔的看着了善,刘启没想?#21073;?#20102;善居然如此,连和尚都如此狠。如此法术,刘启施放一次,都需要用自身精血当媒介,了善居然还问刘启能放几次,也就是刘启?#24895;?#22909;,不然真能拿着“玄芒神剑”给了?#23110;?#27515;。

    刘启看着了善,没好气的说道:“放不出来,如此多蜜蜂,我?#27426;?#20837;高空,就得被杀死。”

    孟常擦了擦没有的?#39038;?#30475;了看嗡?#35828;拿?#34562;,道:“师弟,我?#21069;?#20320;冲出去,到时候你放法术如何?#20426;?br />
    刘启一怔,看着孟常,没想到孟常也如此,刘启无奈的说道:“如何冲?这么多蜜蜂…”

    刘启话还没说完,前面一圈的蜜蜂就向众人冲来,几个人说话不过是眨几次眼的时间而已,此时众人看着冲来的毒蜂,一个个?#28909;?#22836;还大,毒蜂的肚子弯曲着,一根长长毒针已经暴露出来,两个眼睛冒着毒光,盯着九人。

    忽然,马鹏看着冲来的毒蜂,手中的仙剑忽然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马鹏看着毒蜂,手中的仙剑一划,“噗”的一声,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就打了出去,前面的几?#27426;?#34562;就一分为二,几道金色的液体洒了下来。

    此时,刘启早已不?#20197;?#25307;惹蜜蜂,刘启把妍瑶拉到自己的背后,手中的“玄芒神剑”通体发?#24076;?#19968;层层光晕向外扩散着,光晕扩散的地方不远,两丈以外效果就小了许多,但如此多的毒蜂,刘启也照顾不了几人。

    了善看着众人还要打,提醒道:“莫要接触蜂蜜。”

    孟常?#28909;?#19968;怔,但如此多的毒蜂,不打又如何?漫天遍野的毒蜂向几人打来,如此多的毒蜂,雨水倾洒下来,都少了许多。孟常?#28909;?#20381;旧打着毒蜂,金色的蜂蜜洒在众人身上,几人也不在意,依旧在全力的打着毒蜂。一时间,几人身边的毒蜂尸体越来越多,脚下也已经沾染上许多蜂蜜。

    了善苦笑着看了一眼几人,忽然,双手合十,身上散发出耀眼的金光。了静同样如此,身上散发着金光,手上舞动着金色禅杖,一时间,近身的毒蜂?#36861;自?#33853;,但身上也沾染了少许蜂蜜。

    了善突然大喝一声,道:“阿、弥、陀、佛。”了善再次使出佛吼功,几人在了善身边,都被吓了一跳,远处的毒蜂,当眼看着要冲到众人身边之时,了善如此一吼,身前的毒蜂都定在半空之?#23567;?#22914;此一定,孟常?#28909;?#23601;要跃起屠杀毒蜂。

    忽然,孟常一惊,道:?#38712;?#20040;回事儿?#20426;?#23391;常说完以后,使劲的一抬脚,脚下的蜂蜜带着粘弦,孟常却没有?#25429;?#19968;步。马鹏几人看见孟常如此,?#36861;?#25260;脚,却都没有?#25429;?#19968;步。

    了善、了?#30149;?#21016;启、妍瑶却没有几人如此,了善二人,早知毒蜂如此,一边打?#20445;?#19968;边躲避着蜂蜜。刘启保护着妍瑶,手中的“玄芒神剑”一直散发着光晕向外扩散,妍瑶白衣似雪,宛如九天仙女一样,目光犹如寒潭,毫无表情的看着苍穹,“天戮神剑”在二人面前快速的穿插着。

    祁宏吃惊的看着刘启,喊道:“师弟,你怎如此卑鄙?你知道蜂蜜的厉害,你怎不告诉我们?#20426;?br />
    刘启前面的“天戮神剑”依旧在散发着光?#21361;?#21016;启转头看向祁宏,眨了眨眼睛,发现几人满身的蜂蜜,刘启道:“了善师兄都阻止你们了,你们此时为?#25105;?#36182;我?#20426;?br />
    祁宏一顿,随即道:“那你到是想些办法阿,一会儿毒蜂该清醒了。?#36924;?#23439;停顿一下说道:“本少爷英俊潇洒,岂能?#24187;?#34562;吃了?快阿!”

    忽然,半空之中的“天戮神剑”方向一转,对着祁宏就打去,深蓝色的光芒,祁宏的吃惊的看着妍瑶,祁宏喊道:“师妹,我可没说过你坏话,鲍明杰他说过你坏话阿。”

    鲍明杰一怔,气道:“祁宏你个混蛋,我几时说过师?#27809;?#35805;,甘小宝,你赶紧自己承?#31232;!?br />
    甘小宝哼了一声说道:“事实如此,还不让别人说?#20426;?br />
    妍瑶冷冷的看着几人,刘启?#25104;?#20063;阴沉下来,别人怎么说自己,刘启都能忍受,但如此说妍瑶,刘启却忍受不了,刘启顺势一抓,就把“玄芒神剑?#26412;?#25235;在手中,刘启就想去打杀几人。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福彩3d试机号今天晚上 聊城福彩中心在哪里 广东彩票36选7预测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96期 500彩票网年报 天津11选5走势图360 期特码资料 吉林时时彩是什么意思 生肖时时彩直一 北京赛车稳赢赌法技巧 彩票开奖查询结果查询 百人牛牛经验 广东公式规律论坛 安徽快三和值历史数据 吉林快3赌大小预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