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六章 横行霸道
    待张德吃完了整只螃蟹王之后?#34892;?#32599;婢端着净手铜盆过来老张洗了洗手又用毛巾擦了擦随手把毛巾扔回了铜盆里r?an w?e?n ?`

    坐在那里回?#35835;?#22909;一会儿老张一只手搁在案几上一只手搁在扶手上整个人略微斜向后靠着

    目光扫过周围一片很快原本热闹的宴会厅逐渐就声音小了下来

    这光景王只觉得自家姑父简?#26412;?#26159;学校里的班主任陡然出场全班死寂甭管你之前多么热闹沸腾都是瞬间时间凝固一般

    来的都?#24378;͡?br />
    一张嘴老张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阿庆嫂的意思?#19978;?#36825;里没有沙家浜这光景的常熟县想要把沙家浜开发出来也不容易

    好些个宾客正聊得爽快吃得高兴却见张德一开口就让大家闭了嘴顿时明白过来感情这位武汉使君老大人不仅仅是爱吃螃蟹这属相也是螃蟹的啊

    横行霸道

    长孙无忌不动声色他只是慢条斯理地喝着酒来这里的目的今日已经达成?#28909;?#27743;东士族接受了他也得到了张德的支持

    作为江东最强的地头蛇张德让长孙无忌这个外来户坐在了主位上就是一种态度

    没人会以为这是什么客套或者尊重毕竟现在张德宛若一只螃蟹根本不理会周围的人还在吃喝说话一切的变化都跟着他的意愿在走

    ?#21834;?#25206;桑地的事情老夫听说了

    一开口就直入主题王中的和贺?#35760;?#37117;是竖起耳朵前者?#38393;?#24819;着会不会老领导支?#33267;?#24030;朋友后者则是想着如今拆分江东算是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如何自己上位

    ?#20843;?#36215;来都是朋友都是自己人辽州过来的老夫认得好些人还是左骁卫出去的还有琅琊公主府当过差的这如果不算自己人什么算自己人

    听到张德这么一说那些个北地好汉顿时喜上?#24524;遥?#36530;座位后面恨不得嘴巴咧到后脑勺去

    只不过那些个徐州人也不慌他们到底还是养气功夫要比低级军官们要强

    果然只听张德接着说道那辽州的是自己人徐州的就不是了吗就现在如今在武汉做事的徐州英才何止百千

    辽州来的人顿时神色一凝?#20843;?#30528;张公是不是要两边都打个巴掌揉一揉

    ?#21834;?#25206;桑地的矿好开劳力也下贱不值钱是个好去处以往行船艰难说十不存一有点过了但漂洋过海以往就是个提头买卖无甚好说的如今舟船广大不敢说如履平地却也太平得多又广开了几条航线南北都有算是各有千秋

    老张手指在饭桌上点?#35828;?#24456;是淡然地接着说道利益当前争一争很正常更是当仁不让的事情只是诸君似乎是想差了一些事情最主要的有两件

    竖起两根手指张德抬起来的手又放了回去一以为狼多肉少以为扶桑地那点东西不?#36824;?#20998;嗯此事也怪老夫

    众人一愣心想这话从何说起

    却听张德道?#21834;?#25206;桑地的金银铜真要是挖出来养活皇唐三千万黎民绰绰有余老夫旧年就派人勘探过扶桑住地诸君知道的大概占了勘探出来的三成不到

    什么

    这怎可能

    噗

    正掩嘴浅饮的长孙无忌突然一口冷酒喷在了衣袖上好在他仪态端正喝酒的时候一只手遮掩在前又不像张德那样穿个对襟衬衫就拉倒宽大丝绸还是带着袖子的

    略微失态倒也没人察觉到老令公的动静

    因为已经一片哗然被张德扔出来的劲爆消息给震到了

    二

    老张继续说话原本哗然的宴会厅顿时又安静下来一众?#35828;?#37117;是竖起耳朵哪怕那些个托了关系溜进来的帮闲也是眼睛一亮

    这样劲爆的消息跑得快一点当天去润州扬州就能卖个好价钱

    多了不敢说赚一只螃蟹王的价钱肯定是有的

    辽州徐州的朋?#35328;?#25206;桑大打出手没得小家?#24736;?#24819;必你们两家也只是听说过潞国公的威名却不知道潞国公的手段

    听到张德提起侯君集不少人眼睛又是一亮

    出门在外没有刀枪不入的本领又何必单打独斗呢

    老张面带微笑潞国公何?#25172;?#26480;那第一块?#21448;?#37329;可不是吃独食吃出来的那是关洛乡党通力合作才有了这事业公私两不分何乐而不为

    真相是什么大部分人其实不?#34892;?#36259;但?#21448;?#37329;的事情宴会厅中但凡有点门路的都是知道一些

    侯君集的的确确有一条路子是从?#21448;小?#25630;来?#24179;w?#32780;且数量还不少至于他们哪里知道侯君集当初为了这些金子已经到了举债?#28909;?#30340;地步更要命的是为了稳住这份千难万险的事业敦煌宫上下被一通打点西军内外一通犒劳

    除此之外事成之后还不得不让出一部分利益给长孙皇后以及现在在主座上不动声色的长孙无忌

    至于其他诸如李淳风玄奘等等僧道巨头也是一个没少

    更重要的是对外宣传是?#21448;?#37329;?#23548;?#21364;是?#23433;?#26031;金名字就差了不知道多少

    为了掩人耳目侯君集?#25237;?#29004;宫的一干巨头加上关洛的老朋友在信度河?#24052;?#30000;建设不是没有原因的

    真要是?#21448;?#37329;侯君集怕不是坚决要干死西?#22238;剩?#36861;杀到天涯海角方能停手

    如今朝廷为了压榨北天竺民力跑去修劳什子长城其中也是?#23567;安?#26031;金利?#23138;?#22836;们的推波助澜

    至于程处弼脱离西军按照正常套路应该是进京上番带兵以拱卫京城为己任

    结果却还是在阳关以西当兵全?#24187;?#26377;不怕他尾大不掉的意思光靠皇帝老子的欣?#20572;?#20809;?#31354;?#35266;朝冠军侯的名头那是做梦

    大佬们在运作事情的时候都是不动声色根本不可能和现在扶桑地打的狗脑子都出来一样

    辽州老铁和徐州老乡干得活太糙了一些

    不过情有可原两家都没有巨头顶天就是地方老世族哪怕扶风?#38469;ϣ?#38543;着李渊的衰老太穆皇后的那点荣光不可能继续照耀在眼下正处于变革期的贞观朝

    诸君都是朝廷栋?#28023;?#22269;之?#27801;又?#21531;爱国为己任自当通力合作情同手足嘛

    老张说罢坐直了身子拿起?#31080;?#26469;老夫敬诸君一杯请
190aa߼ʱ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