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三章白狐献瑞
    第三十三章白狐献瑞

    自然界没有什么变化,梨树上的梨子都没有晃动,自然不会有什么地龙翻身之类的事情。¢£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不过很快就现让狐狸感到恐惧的东西真的是来自——龙。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总以为气场这种东西是虚幻的,现在总算是知道了,这东西确实是?#34892;?#30340;东西,至少狐狸就感受到了。

    皇宫里面飘渺的哭声东游西荡的让人毛骨悚然,从墙头侍卫低沉的话语中,总算是知道了恐怖感觉的根源。

    皇帝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没了,是个?#39318;印?br />
    暴怒的皇帝杖毙了十一位宫人……

    清晨的时候,皇宫的大门没有打开,文武百官等候了一阵子就接到了?#23478;猓?#30343;帝拒绝了今日的早朝。

    于是,整座东京城都变得沉闷起来了,即便是家里的狗多叫唤两声,都会挨棒子。

    一个城随着一个?#35828;?#21916;怒悲哀而转动。

    帝王之威,以前的时候铁心源认为这就是一个笑话。

    来到大宋之后,他切身感受了之后才现,权力是一种极为恐怖的东西。

    一个乞丐生气,最多只能拿砖头砸碎讨厌的人家的窗户。

    一个平民生气,最多只能?#32654;?#23110;孩子来出气。

    一个皇帝怒,风云真的就变色了……

    酒楼里面听不到文士高谈阔论之声,青楼中也?#26179;?#38753;靡?#24656;?#20043;音。

    皇帝赵祯半躺在?#23835;?#30340;美人椅上,衣衫半解,廊下的《采薇舞》跳的妖娆多姿,手上的?#31080;?#20013;还有?#30333;鵬留?#30340;雾气。

    天气闷热,他的心却似乎掉进冰窖一般阴冷。

    王渐眼中没有了往日的谄媚之色,却多了几分暴戾和阴冷,鹰隼一般的瞅着廊下那群轻歌曼舞的宫女,他随时都在准备着,一旦有人让皇帝再次怒,他就准备亲手弄死那个人。

    ?#20302;?#30340;瞅瞅皇帝,只见皇帝的两颗眼珠子像炭火一样红。

    《采薇舞》已经跳了三遍了,不管是乐师还是舞女,没人敢停下来,哪怕汗水湿透了纱裙,依旧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皇后站在宫门口看了一眼皇帝,叹一口气就带着内侍们回去了,带走的还有刚刚熬制好的清心润肺的银耳莲子羹。

    对一个刚刚丢失了希望的皇帝来说,一碗银耳莲子羹不足以扑灭他心头的火焰。

    一声声狐狸的鸣叫引起了皇帝的注意,透过花窗,他看到一只白色的狐狸?#33258;?#39640;高的假山上面,正在看着他。

    王渐立刻就推开了花窗,方便皇帝和狐狸相互凝视。

    “你是来安慰朕的吗?”

    赵祯醉眼朦胧的瞅着狐狸。

    狐狸叼起一卷子桑皮?#21073;?#23567;心的来到花窗边上,最后窜上了花窗,将桑皮纸放在窗台上。

    赵祯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指着狐狸道:“你又找到了什么东西?朕的心情很坏,?#30343;?#19968;点东西就能够变好的。”

    狐狸蹲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皇帝,王渐连忙把一盘子羊肉放在狐狸面前,狐狸吃了一口之后,就重新抬起头冲着皇帝叫唤。

    一头雾水的王渐取过那卷子桑皮?#21073;?#25171;开看了一眼之后,就猛地合上了,面色苍白的的跪在地上对皇帝道:“陛下,白狐献瑞!”

    赵祯?#35835;?#19968;下,才要说话,就看见王渐极其无礼的将?#20999;?#24050;经累得快要瘫倒在地上的宫女轰走,同时轰走的还有乐师和伺候皇帝的侍卫和宦官。

    赵祯冷冷的看着王渐,他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26705;?#33258;己今日定不会?#23835;?#20102;他。

    王渐三两步窜到皇帝身边道:“陛下,白狐献瑞啊!”

    赵祯奇怪的瞅瞅低头吃羊肉的狐狸,一把夺过王渐手里的桑皮?#21073;?#25171;开之后疑惑的道:“神臂弩?”

    王渐低声道:“启奏陛下,如果?#23435;?#24471;到验证的话,白狐算是为我大宋立下大功了。

    西贼李元昊就是凭借?#23435;?#25165;能纵横西北边陲所向无?#23567;?#22900;婢听闻西夏神臂弓以厌为身,檀为弰,铁为枪镗,铜为机,麻索系扎丝为弦。三百步可贯重甲,于旷?#30333;?#25112;所向无?#23567;?br />
    奴婢曾多次派遣细作进入西贼控制之地,以万金求神臂弓而不可得,没想到在陛下最伤感的时候,有白狐为陛下献上了?#23435;鎩!?br />
    赵祯犹豫的瞅了狂喜的王渐一眼,把手里的桑皮纸全?#30475;?#24320;,之间纸上密密麻麻的画着各种?#21450;福及?#30340;边缘还注明了各种尺寸,看过工部图谱的赵祯第一感觉就认为这东西恐怕不假。

    放下手里的图谱,起身夺过狐狸的饭碗,只见那只狐狸立刻就咬着他的袍袖下摆开始耍死狗,这无论如何不该是灵兽的模样啊。

    把狐狸的饭盘还给狐狸,赵祯瞅着王渐道:“是?#30343;?#20320;这狗奴才见朕伤心,故意安排这一幕好让朕开心的?

    如果真是这样,朕不怪你,一会儿让将作监大匠李兌确认无误之后,你将有功之臣的名单报上来,朕自有赏赐。”

    王渐这会差点把狐狸当祖宗供起来,流水般的从皇帝的桌子上搬各种美食给狐狸吃,甚至把刚刚调好的乳酪一口一口的喂狐狸吃。

    听皇帝这样问,王渐非常的想把这个功劳据为己有,可是一想到皇帝最?#34183;?#20154;欺骗他。

    连忙把身子挪过来道:“官家,奴婢可以对天?#27169;?#36825;事奴婢真的不知道,确确实实是狐狸弄来的。”

    王渐是?#30343;?#26377;事瞒着自己,赵祯自认还是能分辨出来的,?#28909;徊皇?#20182;难道是王旦的孙女做的不?#26705;?br />
    对皇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王渐连忙道:“官家,不可能是铁王?#22799;?#23376;,奴婢查过了铁王氏被夏竦批命之后,多年未嫁,后来受不了闲言碎语愤而离家出走投水自尽。

    不曾想被铁家庄的铁阿七救起,两人遂成鸾俦,自此之后铁王氏就再也未曾与王氏有过交集,即便是六年前那场洪灾之后,也未曾踏进王府一?#21073;?#21482;能算是以普通妇人而已。”

    赵祯笑?#25490;?#25293;埋头大吃的狐狸笑道:?#21322;?#20174;不相信鬼神之术,难道说这事是一次特例?不可能吧。

    王渐,彻查桑皮卷的来源,狐狸向来有收集东西的?#32676;茫?#38590;说?#30343;?#20182;从哪里捡来的,朕以为,范围不会太大。”

    王渐赶紧答应,?#37027;?#22320;抬头现皇帝吓?#35828;?#32418;眼睛似乎变得温柔了一些,又道:“官家,今日惠风和畅,不如出去走走?”

    赵祯看看外面极为清朗的天空,长叹一声道:“一饮一?#21738;?#38750;天定?有时候朕真的想看看皇天后土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子。”

    王渐连忙跪倒?#25670;?#36947;:“陛下万万不可如此诉说,据说当年殷纣王就是对后土娘娘不敬才导致天下崩?#24608;?br />
    赵祯?#21507;?#30340;挥挥袍袖道:?#21322;?#30693;道了,你在遵守祖制?#25670;桑?#26389;那你没法子,赶紧滚起来,我们出去散散心。”

    听闻皇帝从寝宫里出来了,整座皇宫里面的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谁都知道是因为那只狐狸,皇帝的心情才好起来,于是,这只狐狸无论走到那里都非常的受欢迎。

    铁心源等了足足三天,才等到皇家赏赐狐狸的消息,王柔花对王渐送来的大批财物不知所措,铁心源更是装出一副呆傻的模样。

    王渐没有从铁王?#22799;?#23376;身上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25237;?#19979;一堆赏赐快快的离开了,这母子二人不过是?#34892;?#39282;养了一只灵狐,否则,以他们的地位还不值得自己亲自走一遭。

    赏赐自?#30343;?#32473;狐狸的,王渐这几天?#24187;?#19981;休的执行皇帝的?#23478;?#23547;找狐狸的藏宝洞,最后竟然被他找到了皇宫中一条极为隐秘的地道。

    当他现这个地洞的时候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如果?#30343;?#22240;为这是一条年代久远的地洞,出口位?#38753;?#32463;完全坍塌,他就难逃其咎。

    狐狸的藏宝洞就在地道里,除了一些不知名的?#31185;?#32592;罐之外,就是无数不值钱的亮晶晶的东西,大多是宦官宫女丢失的小配饰。

    王渐没有动狐狸的宝藏,?#37027;?#22320;看完,?#37027;?#22320;向皇帝禀报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这么说,神臂弓的图本本身就出自皇宫?”赵祯冷冷的问道。

    王渐点头道:“是的,官家,奴婢查验过那卷桑皮?#21073;?#29616;那种纸只有甘凉道上才有,与京中的桑皮纸有很大的差别。

    灵狐的藏宝洞里,虽然还算干燥,但是想要将桑皮纸完全保存好,这根本就不可能,因?#20282;?#23138;推?#24076;?#26705;皮卷应该是灵狐新近才找到的,否则定会被虫吃鼠咬的破?#33633;?#23613;了。”

    “?#20882;。?#31070;臂弓这样的军国重器,明明就在皇宫中,我们却?#26159;?#19981;得,如果?#30343;?#29392;狸,我大?#32441;癲皇?#19982;这样的军国重器无缘了吗?

    哼哼哼,人心险恶,朕奉养后宫多年,这些?#35828;?#24544;心竟然比不上一只狐狸。

    狐狸见朕伤心都知道衔来宝物博朕一笑,?#20999;?#20154;却将如此重宝藏于深宫,宁可见大宋军队损兵折将也不愿意献上来,人不如狐啊。”

    王渐小心的顺着皇帝的话道:“陛下依旧得到了神臂弓,这也是陛下洪福齐天的结果……”
190aa踢球者即时比分
乐利时时彩开奖时间 码报生肖图最新资讯 江苏11选5分析软件 排列五走势图 北京快3路末班车几点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记录 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今日篮彩推荐预测 22选5复式一等奖多少钱 手机网易彩票软件下载 竟彩足球开奖信息 彩票中奖后 福彩3d藏机图 2012广东快乐十分平台 龙虎斗平特一尾